海盐芝士

Lucky 7 CH03

CH03

 

“所以钟辰乐你们公司怎么想的,把两小孩扔进一片豺狼虎豹里。”黄仁俊在得知钟辰乐才来南韩三个月,浑然不觉把自己也归进了“豺狼”这一属性,实在按捺不住好奇心提问。

“黄仁俊你也只比我大一岁啊。”

“要叫哥哥哦辰乐。”虽然听不太懂中文,但罗渽民还是在钟辰乐直呼黄仁俊大名的时候温柔地提醒他。

按照评价等级各个班的练习生随机住进了节目组统一安排的宿舍,门口、床头、房顶到处都是摄像头引起一片大呼小叫。“哇,为什么厕所里也有!”钟辰乐尽可能用上所有自己记得的韩语单词,努力适应节目节奏,末尾乖巧的加上了“仁俊哥。”

毫无舞蹈基础的小朋友三个月苦练基本技,韩文歌曲发音也不是很准确,最后额外清唱了几句When you're gone倒是颇有点惊为天人的意思,被导师满怀期待的塞进了C班,希望能尽快的看到他的进步。

钟辰乐虽然有点舍不得一直朝夕相处的朴志晟,但对自己的分班评价一点都不沮丧,依旧半懂不懂地听工作人员讲解完,非常有眼力见地跑到了黄仁俊边上抱着同胞的手臂不放,黄仁俊只用中文确认了一句“钟辰乐?”,看到小孩点头后便默认了他黏黏糊糊的行为,罗渽民在一旁为之侧目。

“哇,仁俊哥你竟然带了这么多河马玩偶来,早知道我也把我的七龙珠带来了。”

“啊,什么河马,那是姆明大人!”罗渽民没想到黄仁俊直接上手给了钟辰乐一记锁喉,看着钟辰乐笑的标出海豚音就没上手帮忙,是谁说中国人内敛含蓄的,这两人才认识几个小时就不要太亲密哦。

 

黄仁俊就这么自发的担当起了钟辰乐的翻译,教着小孩歌词的发音,拉着罗渽民纠正小孩的舞蹈动作。加上自己还要练习,三人组在第一天直接留到最后关灯关门。钟辰乐似乎下一秒就要闭上眼睛睡着了,黄仁俊见状连忙拉住他的手臂以防他摔倒。罗渽民手上挂着三个人的外套跟上来,“我们换换,你这个小胳膊小腿的。”

“罗渽民你人身攻击!”黄仁俊举起另一个拳头表示愤愤,可是实在没什么力气,连带讲出的话都是气音,难得拐了弯没有那么标准,跟撒娇似的,惹得罗渽民搭上他的肩膀直接上手呼噜头毛。

黄仁俊一个甩头,倒差点把钟辰乐一起甩出去,吓得罗渽民一个箭步拉过钟辰乐的另一个手臂牢牢握住。

“嗯?到宿舍了吗?”钟辰乐挣扎着睁开眼睛,感情刚才是真的要睡着了。

路上碰到了同样晚归的李帝努,罗渽民放低了声音打招呼,“Jeno啊,怎么就你一个,你也练习到这么晚吗?”

原本面无表情的李帝努看到他们散了身上的气势笑着点点头“嗯,你们也是吗?”他指指自己的眼睛对他们说,“早点回去休息吧,黑眼圈都这么大了。”

黄仁俊也装作无奈的笑起来,这才讲了他们彼此间的第一句话。

“那,晚安。”

“晚安。加油哦渽民,仁俊。”

“还有乐乐!”小朋友在关键时刻总是会醒来。

 

第一期节目播出的时候,黄仁俊因为出身小公司,表演又没什么爆点,直接被剪辑快进了,倒是因为坐在话题度和关注度兼具的李马克和罗渽民中间,每每镜头扫视场下反应的时候,都能看到他那颗明显的橘子头。

鲜艳却又不突兀的发色,清爽中带着羞涩的笑容和一笑就露出来的小虎牙,赛前录制的自我介绍为他争取到了一些投票,得知自己在第一次投票结果中处于中等的位置,他不知道该庆幸还是失落。

继续努力吧,他暗自给自己打气,然后练的更狠了。

 

节目组通知要录制给家人打电话的镜头,黄仁俊在之前看到好多练习生红着眼睛出来,甚至连一向开朗的罗渽民也一脸肃然,他害怕自己一听到爸爸妈妈的声音就想哭,最后还是选择按下他哥的号码。

“哥。”

黄仁俊的亲哥不姓黄,叫董思成,是国家级舞团的台柱,常年混迹海外,是被人称作董老师的舞蹈家。

原本董思成这三个字自带中文的韵味与矜持,奈何那时候董老师还不是那么出名,名字发音又拗口,董老师的老师说要让大家尽快记住为上,便给他取了个winwin的英文名。黄仁俊觉得奇怪,董思成倒是无所谓。外国人什么奇怪的名字没有,新名字简单又寓意了美好的期望,挺好。随着董老师技艺精进声名远播,演出海报上大写的winwin的字母成了招牌。

黄仁俊碰到他哥的时候有一百零八种叫法,心情好时叫声董昀昀,心情不好直呼董思成,开玩笑的时候招呼着“昀傻”,再恶劣一点就学着他哥的调调调侃着“达不溜达不溜。”少不了他哥看似凶狠实际软绵绵的一顿打。


甫一接起电话听到称呼他就觉得事情有点大条,上次这么字正腔圆叫哥还得追溯到黄仁俊向家里人坦白说自己想去当练习生的时候。

“仁俊?发生什么事了吗?”

“当初爸妈都反对我休学的时候,你为什么会支持我当练习生,后来还帮我做爸妈的思想工作啊。”黄仁俊难得流露的乖巧弟弟的模样,让人也不由放低了声线回应他。

“你记不记得小时候你和我一起学舞,你到后来不想学,说想要舒服的生活。”黄仁俊在狭小的隔间里听着董思成的声音从手机另一端传过来,有些失真,却只是下意识地点点头。

“记得。小时候要早起练功,我起不来,每次都是你硬把我拉起来的,后来你很快就去北京了,我一个人嫌累,慢慢就放弃了。”

“爸妈心疼你,也说不想让你再吃苦。”兄弟两从小聚少离多,感情却很好,因为差3岁的关系,虽然有时候会嫌弃,但黄仁俊碰到自己想不通的问题总是会向董思成咨询。“但是你后来哪里轻松了呢。爸爸要工作,妈妈偶尔要来北京照顾我,把你留在小姨家里,一个人努力的读书、生活,自己学韩语准备考试,甚至到韩国留学,这些你不说,我们却也能想到你吃了多少苦。”

媒体人曾评价董思成舞如其人,温柔又坚韧,洒脱又执着,黄仁俊初看时不以为然,“那是他们没看到你犯傻的样子。”眼下却有些认同,沉稳的话语给予人力量,他拿着手机低着头,沉默地听着董思成讲着家人从来不曾提起过的心痛与担忧。

“所以你那天说想要去当练习生,我就在想,你肯放弃自己辛苦了这么久的学业,一定是真的喜欢,真的做好准备,真的想去试一试,那就去吧。”

明明是因为不想哭才选择打电话给哥哥,现在却还是红了眼眶。 “我其实,不是真的讨厌学舞,不想吃苦。”黄仁俊吸了吸鼻子,“只是那时候你跳的那么好,我总是会想,是不是因为你选择了舞蹈,爸妈顺便让我学的。我跳的总是没有你好,后来你去了北京,进了舞团,我不想永远跟在你后面追着跑,所以就找借口说太累了,想放弃了。”

星探发出邀约的时候,表演评价导师说能看出舞蹈底子的时候,甚至自己一个人练习发现有进步的时候,他能从自己跳动的心脏中感受到自己的喜悦和热爱。

“因为我喜欢,所以我会坚持的。”黄仁俊难得的彷徨,和因为目睹大家的天赋加努力而产生的动摇,在和董思成的自我剖析与交流中逐渐安定下来。

“仁俊啊,以后成功了,来给哥当嘉宾怎么样?”

“哇,你那么大牌的,我得多努力才可以啊!而且我们舞种都不一样了,我才不会再跳现代舞来衬托你呢。”

电话那头传来轻轻地浅笑,“啊,舞蹈是相通的,我在等着那一天的到来。你会成功的,仁俊。”

“谢谢你啊,傻哥哥。”

挂电话前,黄仁俊很正式的说着又忍不住的调皮,不知道是因为董思成对他的信任和期许,还是因为他的开解和支持,解除敏感,他还是那个“东北大哥”黄仁俊。

“仁俊啊,谢谢你开朗的长大。”

 

黄仁俊没想到自己这段电话真的会被放进节目正片里,绝大多数观众所不懂的语言,煽情的背景音乐和翻译字幕,加之后来其他练习生的通话片段,伟大的后期剪辑出了温情、奋斗、理解和梦想的主题,官网上出乎意料地出现了很多有关他的留言。

“练习生们为了梦想真的了不起。”

“看到他们哭我也想哭了。”

“外国练习生还要一个人在异国他乡打拼真是太不容易了。”

“仁俊是放弃了首尔大这么优秀的学校来追逐他的梦想啊,希望他能有好的结果。”

“家人真的是力量啊,哥哥太温柔了,讲的话也很让人心动。”

“看视频哥哥也是很厉害的人呢,哥哥的期许也能实现就好了。”

加之第二期导师针对性授课的时候,金道英夸赞钟辰乐唱的真的很好,连发音都很标准,钟辰乐连忙回过头对着黄仁俊笑,“仁俊哥和渽民哥都帮了我很多,尤其仁俊哥一直在帮我翻译。”节目组适时插入了三人组练习和对话的场景,让黄仁俊的票数和排名在第二期之后直线上升。

 

离出道的梦想,似乎更近了一点。

评论(5)

热度(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