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盐芝士

Lucky 7 CH11

CH11

对于所有人来说,风格评价是决赛直播最终投票前的最后一个课题。无论之前大家怎样轮番说着要把每一个课题当做最后一次表演,其实都饱含能进入到下一环节的期待,而真到了这一天,才发现时光飞逝,原本觉得辛苦而漫长的4个月眨眼就从指缝中溜走了。

回望比赛经历,本是竞争关系的练习生们反而渐渐消除了敌意。到了现在这个阶段,大家或多或少对自己的最终排名有了预估,徘徊在下位圈的练习生们有些甚至会因为中期排名连最后这个舞台都上不了,但还是在练习时放开手脚,最后一搏。挑战做Idol这件事,有时候会觉得很辛苦很累,但是练习的时候,有那么多一起拼搏的朋友,大抵还是愉快和幸福更多。

因为即将到来的分离,练习过程中提前萦绕着煽情又不舍的气氛。

大家的SNS开始了新一轮的暴风更新,粉丝在这个时候才会发现,原来镜头下看似有矛盾的两个人其实也很要好;原来剪辑中全程严肃脸的小帅哥做起鬼脸来超级可爱;原来一路比赛下来完全没交集的几个人也会勾肩搭背抱作一团……

不顾忌黏腻的汗水也要贴在一起,开怀到来不及表情管理的夸张笑容,从照片里能透露出来的真心,绝对不只是营业的关系。一群年纪相仿的追逐梦想的小孩,虽然有时候看上去有些过度的胜负欲、有些小矛盾,但哪里会像网民们恶意揣测中那样存在那么多心思诡谲的“坏人”呢。

 

以综艺感活跃在节目里的李东赫甚至申请到了私人摄像机,对着七歪八扭躺在地上的队员们一阵猛拍。

罗渽民正觉得朴志晟太可爱了而使劲蹂躏忙内的脸,小朋友对哥哥敢怒不敢言,只能冲趁机也捏着他的脸不放手的钟辰乐“发飙”,“呀,辰乐啊!东赫哥快拍下来当做证据!”

“星星要叫哥哥哦!”罗渽民还是礼仪满分。

“我们说好了当亲故的。”朴志晟被扯着咧着嘴,讲出来的话含含糊糊的。

“嗯,镜头在拍呢,要讲敬语。”专业放送人李东赫给被拉开的麻薯一个特写,想了想还是提醒到。

“哎,你这个又不会放出来。”终于被放过的朴志晟直接扑到了钟辰乐的身上,两个忙内叠在一起冲着镜头傻乐。

哎,那可不一定哦。电视机前看到这一幕的观众们会心一笑,这种私底下自然的样子最喜欢了。

有来有往,李VJ的镜头转到了“对手”《We Young》组,“东赫CAM”恰巧见证了又一“暴力现场”:黄仁俊正在锁喉李帝努,神奇的是力气明显大出一截的举铁小达人露着笑眼乖乖坐着被“虐待”,李马克也在一旁坐看好戏。

李东赫原本想问发生了什么,还没等李帝努开口就被黄仁俊抢白:“不准说,说了你就死定了。”想了想自己走进练习室瞬间看到的李帝努把黄仁俊整个扛起来放倒的画面,顺从地闭了嘴。

“《We Young》组准备的怎么样了?”李东赫清了清嗓子,换了个话题一本正经的采访,得到了李马克一本正经的回答:“我们充分地练习了,请大家多多期待吧。”

“啊,李马克你这样回答真的不会播出去的。”画面响起李东赫的画外音。

“哈,他和李帝努一样都是No Jam担当。”黄仁俊微微松开扣在李帝努脖子上的手,被李帝努拉下来顺手抱在怀里,头却朝着李东赫的方向哭诉,“东赫我好想念你啊,他们两个根本就带不动,一点都不好玩。”

镜头微微晃动,李马克很有眼力见地接过去换了方向,只见黄仁俊正以扭曲的姿势和李东赫抱头痛哭,当然,仔细看的话脸上没有一滴眼泪。

 

现场的舞台布置一次比一次华丽,听着主持人的介绍,比之第一次上台前紧张到手抖的心情,现在更融合了兴奋与期待,希望把练习的成果完美地展露在大家的眼前。

虽然看不到现场观众脸上的表情,但欢呼声和尖叫声透过耳麦传入心间,心脏跳动连带着血液都在血管里沸腾。黄仁俊在动作转换间隙瞥见台下日益增多的手幅和灯牌,那是被称之为国民制作人的期许。音符犹如实质地浮现在他眼前,已经形成肌肉记忆的舞蹈动作在此刻显得越发的雀跃与生动,水手服的衣领也跟着泛起涟漪翩翩起舞。

黄仁俊在抬头旋转的一瞬间闭上了眼睛,灯光下头发连带发梢都闪耀着光芒。再睁开眼,眼前正是李马克和李帝努挂着汗水的笑脸。他们带着曾经同组练习却遗憾被淘汰的朋友们一起,展现着少年正青春的模样。

地面上是增添舞台效果的碎片纸和飘带,黄仁俊双手拢起一把轻轻往上抛,洋洋洒洒地掉落下来,给结束舞台增添了更多梦幻。这些简单的装饰与他们清爽的造型正相称,他那叮咚作响脆生生的心在胸膛里不受控制,诉说着全然的喜悦。

黄仁俊对着观众轻轻挥手,特写镜头里纯洁的笑容不染纤尘。

 

· 仁俊的水手服实在太好看了,是真的小王子啊。

· 换了造型的仁俊真的好温柔,从《My Page》开始颜值真的越来越突出了。

· 马克和帝努抛仁俊的动作是我的Killing part,我回放了323次。

· 啊啊啊啊,仁俊结尾害羞又温柔的笑,心动。

· 看到花絮里不一样的面貌,仁俊真的很讨人喜欢。

· 在看不见的地方其实把其他人照顾的很好,虽然不会直接表露出来但是其实很细心。

· 完全暴风成长,《WeYoung》里更加开朗了,自己拼命练习,很累了也不忘给大家打气。

· 这一期花絮里竟然变成了活跃气氛担当,好神奇的画面,不过很喜欢。

 

节目播出后的第二天音源公开,表演的新曲全面屠榜,《We Young》和《Go》有人气选手加持,更是在榜单前两位交替。官网上两首歌的纯享舞台点击量创新高,几名队员的个人直拍也都冲上了首页。

连带着实时搜索热词也都和节目相关。

董思成意外榜上有名,国际知名舞蹈家的名号让大家不明觉厉,国外舞台演出的视频被搜了出来引起惊叹,评论里有一条“是不是学现代舞的都有这个气质,觉得黄仁俊和昀昀老师有点像”,黄仁俊看着偷乐点头表示有眼光。

李帝努拉着李马克警铃大作,看黄仁俊对着手机傻笑的样子,莫非真是昀昀老师小迷弟?趁着休息的时间跑到另一个休息室共商大计。

“仁俊沉迷了!”

“仁俊堕落了!”

“啊?”《Go》四人组对着李家兄弟大眼瞪小眼,一时没反应过来。

“仁俊在练习室不练习光明正大磕昀昀老师。”

罗渽民眉头一皱,仁俊不是一向喜欢我这款的颜的吗,这就转风格了?运动服外套往肩上一披,无风自扬,一派大佬姿势往外走,后面跟着一众小弟,其中有几个自然是赶着看好戏。

“渽民哥要去干嘛?”钟辰乐还没跟上节奏,被朴志晟拉着走。

“维护自己颜霸的地位!”朴志晟虽然觉得眼前这几位除了年纪都没什么哥哥的样子,但一路同台下来也可以算半个自家手足,还是决定要善良地为他们摇旗助威。

 

“仁俊啊,不练习吗?我还等着你们小组舞台练完抓紧时间练合作曲呢。”罗渽民靠在黄仁俊边上坐下,瞥了眼他手机画面果然是昀昀老师云里前桥的截图,撇着嘴委屈的开口。

朴志晟扶着额头不忍直视,“啧啧,装!”

“比起我更喜欢昀昀老师吗?”练习的借口压下来不够,还要再加上自己做筹码。

黄仁俊差点应了下来,回头一看是罗渽民,再一看还围着一圈观众,硬生生把嘴边的“嗯”字咽了回去,好险好险,虽然哥哥和朋友不好比,但看罗渽民这泫然欲泣的表情,差点引发事故。

“怎么会,你可是我们这的脸赞第一名,我选的你啊。”罗渽民一边得意于自己某种程度上是黄仁俊的第一,一边又不满意他没有直接回答喜欢而是再次绕开了话题。

是的,再次。

黄仁俊作为中国来的小孩哪怕习惯了南韩小男生之前的搂搂抱抱但还是觉得“喜欢”不是一个轻易能说出口的词,因为其他人的告白,他会害羞到没办法回应,但正是因为这点,其他人变本加厉地逗他,因为觉得他不自在的样子也可爱。

“脸赞啊,可是昀昀老师不仅长得好看,舞也跳的好。”罗渽民勉强接受黄仁俊的说辞,但还是想找借口对董思成不依不饶。

哟,这还真演上了。

看黄仁俊已然露出“要怎么安慰无理取闹忽然生气的女朋友”的苦闷脸,李东赫终于出手解救,“脸赞也是实力的一种嘛,你看人家黄老师就是靠脸赞入的圈。”

“黄老师自己也说他以前选秀靠走台步就通过了,没想到现在Rap这么棒!”发现这个典故自己也知道,朴志晟第一时间分享了自己的八卦库。

“哪个黄老师?”黄仁俊对自己的姓氏还是比较敏感的,奈何没听出来讲的是谁。

“Lucas哥啊,仁俊你可别说你不知道Lucas哥是香港人。”虽然李帝努也不懂为什么话题变得这么快,但是总之要把仁俊的注意力从昀昀老师那儿引开,也就随着去了。

“啊?我以为他是泰国人……”黄仁俊脑海深处确实有Lucas说自己妈妈是泰国人的画面。

“你看他和Ten老师有用过一句泰语交流吗?”

“黄老师是中泰混血吧,会中文的,中文名叫黄嘻嘻,虽然中文可能还没有韩文好。”朴志晟继续一脸“快夸我,我知道的可多了”的表情。

“是黄旭熙。”钟辰乐忍不住纠正。

黄仁俊还是没反应过来,“啊?我以为那是他Rap的习惯,他整个人都很嘻哈啊。”

李马克对自家组员的散漫精神感到无望,胆大包天地Diss了导师一把:“语言使用混乱和Rap还是有区别的。”

“仁俊我现在相信你是首尔大的了,你之前是不是认真读书完全不关注韩国娱乐圈的?”李东赫似乎也想开启吐槽模式,看在是Soulmate的份上打算放过一马。

黄仁俊想了想董思成混的那个圈似乎叫文艺圈,只好点点头,“连中国的都不怎么了解。”

首尔大这个潜在的身份被拿出来开玩笑,黄仁俊不置可否,甚至还有点放纵的意味。

 

韩国的选秀节目向来不会以场外因素来干扰比赛的排名,但是随着节目热度的不断上升,关于练习生的身家背景旁枝末节还是或多或少的被挖掘出来。

几乎众人皆知的是罗渽民的速滑经历和李帝努的童星广告,靠粉丝爆料的有李东赫和朴志晟幼年时期的练习生影像,甚至还有钟辰乐的艺术家人生和李马克的音乐世家。

不知是因为知名度不高还是确实无料可挖,黄仁俊一直走的是神秘路线。

直到这次决赛前的最后一次表演,原创新歌屠榜的热潮终于吸引了平日里忙着学术的首尔大学子们的注意,再仔细一看,哟,这不是班上的中国留学生黄仁俊吗?没想到平日乖巧斯文的外表下还有如此实力,发帖回忆曾经一个学期的同窗情谊,让黄仁俊平添一把热度,坐实了低调奢华有内涵的学霸人设,排名也隐隐有了冲击前七的可能。

因而决赛直播前的观众投票,“希望在最终舞台看到的合作cover曲”,黄仁俊和其他几个热门Lucky 7成员候选人一起,被选入了正适合这个节目的《Miracle》组当中。

自然有很多练习生会对黄仁俊此番公开的履历感到神奇,隐隐含着佩服,当然还是会有奇葩观众觉得放着好好的高等学府不读,跑来当不一定有出头之日的练习生实在是个不明智的选择,这种时候公开,又是一种刺激投票的战术等等阴谋论。

这些揣测黄仁俊早在选择走这条路之前就都考虑好了,半只脚踏入成功门槛的首尔大学生和名不见经传的练习生并没有好坏高低之分,所以也不是很在意。只是眼下被李东赫随意地提起,其他人也不觉得奇怪,他还是有种自己的选择受到了更多人认可的感觉,原先憋着的一口气得以畅快地抒发了出来,以后不再是一个人的孤军奋斗,而是更多人的策马驰骋。

 

脑回路绕了超大一圈回来的黄仁俊一身轻松,也不管罗渽民完全站不住脚的吃醋,想当然地觉得罗渽民明明有实力却一直以脸为话题会感到不高兴也是应该的,温和地向他道歉,“对不起啊渽民,你唱歌舞蹈都很棒,是我没有表达清楚。”

就在其他人都以为罗渽民会因为黄仁俊真的道歉而感到不好意思的时候,罗渽民趁机提出要求,“那《Miracle》里托举的动作,你和我做吧,就当道歉。”

“好啊,我托你吧。”

哇嗷,还可以这样操作。以为凭借自己的力气总能争一争的李马克和李帝努瞪大了眼睛想阻止却没来得及。

“你看过《Miracle》的舞台吗?我有学过,等会儿我教你。”“好啊好啊,没先到也是公司前辈的歌,可惜我还没来得及学。”朴志晟和钟辰乐看完戏继续两小无猜。

李东赫双手怀抱一脸看透了的表情暗自评价:

啧,心机。


评论(13)

热度(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