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盐芝士

明天见

 

*娜俊

*独立成篇,也算是Lucky 7番外二,和番外一没有联系!!!

*好像有点把娜娜写崩了,对不起。

 

梦七是个限定团。

队员和粉丝们都知道这一点。所以争分夺秒地活动着。不是在宣传期奔赴打歌舞台的过程中,就是在准备下一张专辑,中间还随时穿插着各类综艺,立志全面占领各大电视台。

劳动强度太大,腰有旧疾的罗渽民成了重点关照对象,连分宿舍房间都毫无疑义地直接安排进了唯一有席梦思大床的单人间。

节目采访问到这个问题,粉丝们捂着嘴发出呜咽的声音,一边担忧罗渽民的伤,一边又感慨队员们太贴心,滤镜厚到母心泛滥。

还有一小部分觉得可惜,哎呀,有个属于彼此、可以分享秘密的室友就好了。

 

罗渽民倒觉得粉丝们的反应很可爱,安慰她们自己的腰其实没什么事,平时都有注意,顺带调皮地说因为自己的单人间比较安静又有暖垫,反而是成员们的聚集地,想一起睡可是要打申请的。

其他几个人纷纷点头,MC很有眼力见地顺势问了句,“那谁留宿最多呢?”

罗渽民苦恼,“都差不多吧。”

“哎~”底下多是比他们年纪要大的姐姐甚至姨母饭,对这种冠冕堂皇的答案自然不满意,非常直接地发出嘘声,惹得罗渽民难得堂皇,队员们察觉大家的反应再看到罗渽民的表情,不由哄笑起来。

似乎看到台下观众迫切的眼神,他犹豫了下再度开口:“仁俊?”

还没等他说完,粉丝们光是听到黄仁俊的名字就激动地尖叫起来。李东赫和忙内组跟着起哄,罗渽民这才有点欲盖弥彰地补上理由:“仁俊比较怕冷。而且Jeno因为有音乐节目MC的放送,经常不在房间,他就会来找我。”

台下可不管这些,小姐妹们迫不及待地拿手机分享最新实况,留下当事人无奈的扶额。

他们已经可以想象到网上的反响了——

今天又是罗老师自己扛旗的一天。

 

现在的爱豆们不比以前,小年轻们一个个上网窥屏的水平突飞猛进,有些甚至可以消无声息的打入粉丝内部。对于自家粉丝某些不可言喻甚至有些诡异的萌点,梦七里面分成了三大派:一派是以李东赫打头,带着心思活络的忙内组看热闹不嫌事大怎么猎奇怎么来,一派是以李马克为首,和李帝努、黄仁俊一样因为自身或正直或单纯的心性只涉猎了常规部分一知半解,还有一个独立成派的罗渽民兢兢业业随时汲取新知识,日常贴近粉丝生活,潜伏于追星第一线只为更好服务粉丝们,是个不折不扣的努力型选手且后来者居上,被非正式的评为男亲爱豆第一名。

 

《Lucky 7》最终投票,他的评价是天生爱豆。但哪有什么是天生的呢,他付出了很多努力,比其他人更懂得粉丝需要什么,并愿意满足他们。除了基本的歌舞,罗渽民会对着镜子练习微笑寻找好看的角度,对于其他成员还有些难以招架的撒娇举动信手拈来,签售会上握着粉丝的手对上眼睛认真的说情话,他珍惜一切对他好的人。

有人在网上分享签售会后记:当娜娜一脸真诚地看着我,说谢谢我来签售会,对我说下次见,就好像是朋友间再自然不过的告别。我当时就在想,天哪,你怎么忍心辜负他的期待,下次一定一定要找机会再来看他,完全沉迷于娜娜的魅力和温柔里不可自拔。

跟帖里不只有一个粉丝应和她,说罗渽民真的很喜欢和粉丝们说“下次见。”

他会努力记住每一个个体,珍惜每一次见面。

签售流露出来的视频不多,倒是有粉丝因为这个点又去翻了梦七的团综和其他综艺,剪辑出来的视频,是他在不同的夜晚对着队友们一次次地说“明天见”。比“下次见”更加确切的日期,比起对粉丝的期待,也是对队员更为信任的告白。

洗漱之后最自然的状态,一声声高高低低或开心或低沉的“明天见”,一样的温柔缱绻,抵着舌尖感受到的湿润而甜蜜的心。

 

同样的单词,原本可以说是鬼畜的剪辑却因为配乐和罗渽民那张好看的脸上流露的深情,让原本就因颜值火出圈的他莫名将梦七带着再翻红了一次。

“我头一次觉得‘明天见’比‘晚安’还要苏,想到明天睁开眼睛还能看到你,就会觉得安心又欣喜。”

“每天都想和你们见面,娜娜真是把所有的浪漫都给了队友。”

“虽然磕未成年CP有罪恶感,但还是想说这里面占比最高的就是仁俊了吧,竟然连《Lucky 7》初期同宿舍的镜头都有。”

 

大家等着罗渽民下一次的“明天见”,也照旧盼着明明是单人寝室却经常变成双人间的宿舍日常。

所以当得知罗渽民和黄仁俊要上《被子外面很危险》的时候,SNS上欢呼雀跃俨然是提前过年的氛围。

不像团综还有起床任务,别的综艺还要考虑节目效果,粉丝们留言不论怎么样都喜欢,正好借这个机会抓紧时间好好休息,舒服的录制就好了。

 

 “虽然我们现在比较忙,但有时间休息的话我会一直呆在房间里,有时候宿舍里剩下几个人都不知道,还好仁俊会跑来找我,也不出去,就看看电影啊聊聊天,或者他画画我看书,各干各的都没关系。”罗渽民先接受的个人采访,和他平时工作状态下的八面玲珑不一样,整个节目的慢基调让他也不由松懈下来,悠悠地进入闲聊状态。

和他们两同一期参加的还有两个比他们年长的演员,节目组安排的房子里有三个房间,意图很明显。黄仁俊他们作为最先到达的嘉宾,倒也懂得审时度势,和罗渽民默契地推着行李箱直接进了唯一双人间。

“我只收拾了衣物,其他可能用到的东西主要都是仁俊整理的。他很爱干净,也很细心,准备的东西很多,像哆啦A梦一样。”打开箱子收拾行李,黄仁俊递一样罗渽民接一样,言语上没什么交流,动作上却很默契,一看就是经历过很多次的熟练模样,节目组适时穿插了这段采访。

 

厨房里灶具齐全,但冰箱里空空如也。两个人只好问了跟随PD超市的位置,自己架着手持摄像机打算先去超市扫荡。黄仁俊原本被罗渽民握着手靠在一起要求共同入镜,真到了超市就显出了小孩心性,推着手推车用脚一蹬整个人挂在上面往前滑,罗渽民看着他从镜头里溜走,不紧不慢跟在后面,笑着把镜头掉了个头转向他,却见黄仁俊拿着一盒葡萄回头等罗渽民,“娜娜,我想吃糖葫芦。”

“好啊,我给你做。”低沉的嗓音里听出了宠溺,之后看他还在往车里放零食,才忍不住又提醒,“买点肉吧,最近回归活动量大,你都没有好好吃饭。”

“你要做饭吗?我本来想直接吃拉面算了,你最近也很累嘛。”虽然拉面对于韩国人而言也是一道主食,在从小长在中国的黄仁俊觉得泡方便面和做饭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罗渽民倒是习惯了黄仁俊的这种说法,一边在冰柜前挑切好的五花肉一边回答他,“没关系,花不了多少时间,你太瘦了。”

节目组后期剪辑配上了字幕,“忙碌的日程外,都希望对方能好好休息的彼此关照的心。”正好是大家喜欢的恬淡日常。

有粉丝认出了他们,不忍破坏他们难得的休息和节目的录制,安静的站在一边为他们应援,结完账准备回程,两个人远远的朝他们鞠了个躬表示谢意,人群中这才爆发出一些骚动,大概也是为他们之间完全自在又舒适的气场所感动。

 

回到住处已经过了饭点,罗渽民走进厨房开始准备食材。黄仁俊给餐桌和客厅的花瓶插上刚买的花,然后在另一边洗水果。

他把整串的葡萄小心剪开,又用盐水泡了会儿,装盘子里沥干,自己先尝了一颗,抖动着肩膀感叹了句“啊,好甜。”然后转过身朝罗渽民嘴里塞了一颗。

罗渽民正拿着锅铲将五花肉从锅里盛出来,瞥见黄仁俊伸过来的手,顺从地张开嘴将葡萄吞了进去。黄仁俊看他正忙着,索性在他嘴边张开手等着吐皮,然后又毫不介意地把葡萄皮扔进了垃圾桶,还很得意的语调,“我挑的葡萄甜吧。”得到罗渽民认同的点头。

“吃完饭我们干嘛?”黄仁俊是公认的小鸟胃,没吃两口就开始拿筷子在碗里有一下没一下地点着,罗渽民看不过,又给他夹了一筷子,哄着他再吃几口。

“睡一会儿吧。”当初欣然答应上这个节目也是因为,这是难得一个直接睡也没关系的综艺,就像粉丝期盼的,罗渽民也希望黄仁俊趁着这点时间吃好睡好,修整一下。

“啊,其他人都还没来,只有我们两个。”黄仁俊伸了个懒腰,一副吃饱喝足的样子往后瘫倒靠在椅子上,倒不是觉得只有他们两个不好,只是因为太自在了,完全没有做综艺的感觉,不由发出感慨。

罗渽民脑洞大开:“感觉不像在拍《被子》,有点像在拍《新婚日记》?”

空气安静了几秒,他抬头对上对面队友的视线,黄仁俊这才像忽然反应过来一样手指蜷缩,嘴里喊着“啊,肉麻。”然后又红着脸低下头开始数饭粒。

 

但午睡计划最后还是泡汤了,本就回来的晚,吃完饭洗完碗已经过了下午。他们住的地方是一个空旷的郊外,黄仁俊难得出游,心里还想着在二楼的阳台看个夕阳日落,罗渽民便陪着心灵手巧的艺术家做黏土。

罗渽民其实带了书和游戏,但看黄仁俊兴致勃勃地样子觉得很可爱,也跟着揉捏起面粉团来。奈何水平有限,他只能将原本方正的橡皮泥揉开,拼拼凑凑捏成一个张牙舞爪的星星,黄仁俊专心地做他最爱的姆明大人,等发现罗渽民手中的成品时,抱着不能打击积极性的心态歪着脑袋努力猜测:“娜娜,你这做的是章鱼吗?”

“是派大星……”罗渽民迟疑了一会,还是忍不住嘟起嘴委屈。

“啊——”黄仁俊拖着长长的音恍然大悟,“挺好的,抽象派。”

“仁俊好厉害,又做了个姆明啊。”罗渽民赶紧转换话题,虽然丧气了一秒钟,看着黄仁俊手里的小精灵又恢复元气开始夸赞他。

“哎,这么说你这次没有带姆明大人一起来啊。”黄仁俊自个儿宿舍的床上三分之一是姆明,连去参加《Lucky 7》都带着一只姆明还被节目组放出来过,是早已被认证的铁杆粉丝,这次出行倒是难得没有带,大概是两人的行李已经把行李箱塞太满了。

“因为有娜娜一起睡啊,没有姆明也没关系。”黄仁俊难得一次回撩队友,两个人都怔了一下,然后又装作互相嫌弃的样子靠在一起笑的开怀。

 

另外两个演员终于在半夜姗姗来迟,四个人彼此打了个招呼,就又各自洗漱准备入睡了。

黄仁俊先洗完的澡,也不顾吹干后的头发炸成了小狮子,盘着腿斜着身子点床头柜上的香薰,然后靠在床上看手机。

罗渽民从厕所出来,拉上了落地窗的窗帘,将外面的虫鸣和灯光都隔绝在外,他知道黄仁俊睡觉轻,又确认了一遍窗帘被拉的严严实实,不让一丝亮光溜进来。然后又走到门口按下开关,只留床头一顶台灯发出昏暗的光线。

他走到黄仁俊的床边坐下,伸手摸了摸那人后脑勺和发尾,确认头发已经吹干。黄仁俊任由他穿着拖鞋来回踢踢踏踏,感受到他摸头的时候甚至稍微坐直了配合他的动作,等他放下手才抬起眼睑,冲着他笑,“要睡了吗?”

“嗯,早点睡吧,已经很晚了。”罗渽民等黄仁俊乖乖取下耳机,把手机放在床头,然后整个人缩进了被子里。

他这才爬上自己的床,侧过身子对着黄仁俊那一边,轻轻说了句可谓是粉丝们万众期盼的话。

“明天见,仁俊。”

 

因为同组嘉宾来得晚,节目播出的第一期两人占了绝大部分放松份额,自然又圈了一大批西皮粉。大家纷纷哀嚎这什么甜蜜的自然的充满生活气息的相处啊,光看两个人买菜做饭吃吃睡睡就可以连看二十期,顺便还有求《Lucky 7》和团综录制的节目组把之前两人在宿舍的日常都放出来的,坐实了两人官配的地位。

只不过这一次,因为限定团的属性,也因为罗渽民是难得直面王道的队员,有人在网上评价他会营业,又有人说他善识人心,面面俱到反让人产生嫉妒和猜疑,他们不愿相信,这些举动或多或少都是基于事实,出自真心。

 

不过这些好的坏的的评论,黄仁俊和罗渽民早已没有空去关注。大大小小的节目被七个人瓜分着差不多上了个遍,不管是单曲还是专辑都取得了很好的成绩,甚至还在年末搬回了最佳新人团体和最佳男子组合两个年度奖项。

因为忙碌,日子比他们想象中的过得还要快,明明还在录制过程中,宣传稿就已经发了出去,这是梦七最后一张感恩专辑,名字叫《Joy》,将在圣诞节前发行,感谢粉丝们在这段时间以来的支持,希望大家会因为梦七而感到快乐。

MV拍摄现场洋溢着欢快的圣诞氛围,让大家忘记了这其实是一首离别曲。来自加拿大的队长李马克也掩盖不住兴奋,配合着欢快的主题带头和弟弟们玩闹。

黄仁俊带着贝雷帽,依旧是一个小画家的设定,他暂时没有管镜头,听导演的话认真地画着墙上的姆明,导演让队员们在摄像机后面一起叫他的名字。

“仁俊啊。”镜头里的少年蓦然回首,还没来得及收回沉浸在心爱之物的喜悦表情,脸上带着不小心沾上去的水彩,纯真无暇的眼神直直投进了罗渽民的眼睛里,心里。

 

从《Lucky 7》的比赛初期,就有人说他们两个关系好,是莫名的缘分促成的情谊。但他们不知道,其实是罗渽民从第一眼开始就选择了黄仁俊。

罗渽民和黄仁俊是不一样的人,他和当时的很多练习生一样,是真的有野心,却懂得用微笑和好听的话语来掩藏自己,毕竟这不是一个只看实力的排位赛,而是暴露在镜头下,分量完全被拿捏在节目组的剪刀手里的生存秀。

罗渽民的体贴与温柔,是在经历了退赛退队,一个人无公司无企划的残酷现实里慢慢磨砺而成的,也因为这些经历,他懂得抓住机遇,适时提供话题度,即使开始被人记住和讨论的点只有外貌也欣然接受,甚至在前期聪明的帮助黄仁俊扭转了形象。

 

如果一个人曾在还懵懂的时候,就在充满恶意的竞争环境里呆过很长一段时间,因为受伤退出,其他人不会因为你的疼痛而感到心疼,而是因为少一个竞争对手而感到雀跃,那么他估计也会像罗渽民一样,一次次受伤又自我安慰,努力治愈,内心受伤再结痂,一层又一层,硬到很难重新容纳一个新的陌生人。

但是也正是因为这样,当他把《Lucky7》当做重新开始的时候,他能一眼辨认出这里面的真情与假意,看到干净温暖的人,还是想靠近。

罗渽民的破釜沉舟,不仅仅是这一次选秀比赛,还有尝试接纳和信任一个人的挑战。

然后他成功了,他从《Lucky 7》又变成梦七,从自己身边6名队员的身上,发现人生还有那么多好时光,而罗渽民也可以肆无忌惮的,变成他原本想变成的人。

 

那个温暖的大床上只有他和黄仁俊的时候,他们真挚地讨论过未来,也分享过过去。罗渽民曾经向黄仁俊坦白,我其实没有像粉丝们说的那么好。

没想到黄仁俊却反过来安慰他,“不是的,渽民就是温柔的人,因为内心太温柔了,才需要铠甲去保护。”

原来黄仁俊什么都知道,罗渽民在那一瞬间浑身僵硬,明明黄仁俊就睡在他身边,却好像要离他而去。所以罗渽民在跌跌撞撞地尝试着营业的时候,尽管黄仁俊还不是很习惯,还是会无可奈何地配合他。明明黄仁俊拿出来的就是百分之百的真心啊,他小心翼翼地靠近热源,糯糯地开口喊了一声,“仁俊啊”。

黄仁俊知道他的意思,探过手握住罗渽民的指尖,凑过来贴着他的肩膀,“没关系,如果是娜娜的话,都没关系。”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粉丝们恍惚觉得,本来关系一直就很好的两个人,似乎变得更亲密了。

 

专辑的发行伴随着梦七的解散。明明叫《Joy》,Showcase上大家却哭成了一片。

主题曲才公开了两天,打歌节目上过一次,但音乐响起来的时候,现场却已经都是大合唱。

黄仁俊哭的最惨,他用力揉着眼睛,却怎么也止不住泪。直到罗渽民拉开他的手,“别这么用力,对眼睛不好。”然后拿拇指轻轻滑过他的脸,抹去泪痕。

黄仁俊抬起头,发现罗渽民也是泪水涟涟的样子,虽然有些感动,心里还是忍不住腹诽,这个名副其实的颜霸,连哭都这么好看。

真到了最后告别的环节,罗渽民哽咽地对大家说:“我看过网上的那些视频,谢谢你们为我们做的那么多。以前我说‘下次见’的时候,其实并没有想那么多,我们走的每一步,得到的一切,除了我们自己的努力,剩下的都是粉丝给我们的,所以我也只是真心的希望你们能再来看我们。”罗渽民曾经因为每次发言都会提到粉丝,一度被调侃,连粉丝们都觉得肉麻又可爱,最后倒是真的默认每回讲话都是最后一个总结发言。真到了这一天,却希望他永远就这么讲下去。

“但是后来,越来越多的人会和我们说‘下次见’,这就成了我们共同的约定。谢谢你们,给它赋予了如此美好的回忆。”明明感觉哭干了眼泪,听到罗渽民的话,台下又隐隐约约传出抽噎的声音。

“那么,我们再一起最后说一次吧。哪怕不是梦七,走上不同的道路,我们还是可以在舞台上团聚的。”

“下次见吧,大家。”

哭声更大了,多少人彻底爆发了出来,所有人都用尽力气大喊“下次见!”

我永远的Dream 7,这是我们彼此的约定,你们可一定要遵守啊。

 

似乎又要经历一次离别,黄仁俊想起《Lucky7》总决赛的那天,他和很多其他的参赛选手告别,明明也是离别的日子,却因为身边还有即将一起出道的朋友,比起伤感更多的是对未来的期待。

现在,连曾经亲密无间6位队友也要告别了。

他做摇晃的保姆车里昏昏沉沉,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什么,可以想什么。

“明天想吃什么?”车里忽然响起了罗渽民的声音,一如之前每次忙碌的行程,他都要额外关照黄仁俊的胃,好像什么都没变过一样地提起。

“明天要回原来的公司了呢。”黄仁俊试图告诉他现实,有些恹恹地回答。“虽然食堂的菜总是那么几样,但是炒年糕和排骨还是挺好吃的。”他努力打起精神,故作随意地回答。

“明天见,仁俊。”

梦七的宿舍是和限定团体的活动同一天到期的,因而行李早在之前就收拾好被打包送到了各自未来的住所。这个夜晚,每个人回去的目的地已经不再是同一个,真的到了分别的时候,罗渽民还是像往常一样打了招呼。

他们有不会解散的梦七群,他们约定了以后每隔一段时间的聚会,他们说要不我们以后各自的活动期安排在一起吧。

似乎什么变了,什么又没变。

黄仁俊也恍惚地回答他,“明天见,娜娜。”

 

第二天,难得彻底没了工作安排的黄仁俊心无旁骛地睡到了中午,公司对他会有新的企划,但他目前仍旧要回归到练习生时期的生活。

他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态,好像过去的两年似乎是一样美妙的梦,梦醒时分一切再次重新来过。

他像18岁的时候一样,打算吃完午饭就去练习室练舞。

走到食堂门口,背光站着一个朦胧的身影,他太过熟悉,却反而不敢相信。

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再睁开,那人却已经转过身来走到了他的面前,一如既往的微笑,连带着一直以来被粉丝们津津乐道的情侣手镯都好像长在了他的手上一样隐隐散发着银色的光芒。

“仁俊,你来得这么晚,排骨都已经没有了。”对面的人撒娇里带着一点点埋怨,随后又邀功般地抬了抬手里的盘子,“不过炒年糕还真的蛮好吃的,我给你打了,快去坐吧。”

“娜娜?”黄仁俊呆呆地被罗渽民牵着手引导了位置上,似乎还是没有反应过来,“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啊!”那人有些小得意的样子,“我之前一直没签公司嘛,所以你的公司来问我有没有意向的时候,我答应了,等梦七活动结束,我早上刚来签的合同,以后我们就是同一个公司的啦。”

想每天见到你,可以在同一个屋檐下,每天和你说:

明天见,仁俊。


评论(16)

热度(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