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盐芝士

相合伞(下)

*诺俊,一句话悠昀。

 

网上沸沸扬扬,新闻里的两个当事人却坦然自若地呆在日本某著名舞蹈工作室合伙人的家里。

自家哥哥打了招呼,原本是想让中本悠太接应下两个人,未曾想早就因为董思成全球巡演心也跟着飞走的中本悠太接到人后,把自家房子的钥匙一扔让他们自便,说了句别把房子拆了就行,然后推着提前收拾好的行李随着他家Winko满世界飞去了。

早年黄仁俊参加《Lucky 7》,董思成托中本悠太的关系悄悄潜入节目看望自己,中本悠太不仅全程陪同还总在一旁亲热地叫Winko,那时候黄仁俊就察觉到中本老师对自己哥哥图谋不轨。

虽然节目里对他还是一如既往地严格,但正式出道后不论是生活上还是事业上还是给了很多关照。黄仁俊的家人都不在韩国,中本悠太也算是爱屋及乌地随时搭一把手,以至于黄仁俊自己连带着董思成都很感激他。

这么多年了,中本悠太的满腔热情丝毫没有减少,任董思成不食人间烟火的自由开展他的舞蹈事业,比他爸妈还要贴心周到,黄仁俊也就默认自家哥哥被拐走的事实了。

 

其实日本出新闻的第一时间工作室的工作人员和韩国的经纪公司就联系过两个人,他们考虑了下最终还是决定不公开。反正不是什么出轨劈腿的丑闻,就当给大家提供点八卦谈资吧。按媒体和狗仔的一贯作风,一旦公开承认,以后两人的一举一动必将被曝光在镜头下,但凡有点风吹草动都会被各种解读分析感情状态,隔三差五说不定还能冒出点情感危机的新闻来。

两个人拿影帝都是几年前的事了,李帝努因为入行比黄仁俊早,加之韩国电影的叙事能力有时候确实比中国强一些,他的地位从某种程度来说比黄仁俊还要高。

之前因为分隔两地,也都没什么话语权,他们抱着要走到更高的地方才能拥有更安定的生活的信念而努力着,连带着拼搏的事业心,愣是暧昧了四五年有余。

 

彼时黄仁俊刚开始在电影学院读书,李帝努作为男三号拍着被男主压在雨里揍的戏份。自打黄仁俊解约后,两人就减少了SNS的互动。只是李帝努私底下会向他抱怨血浆包的味道不好闻,却从不会说因为打戏自己浑身上下摔得青一块紫一块的。就好像黄仁俊也总是和他说老师要求的无实物表演,他和另一个同学表演了两只狗在打架,却也不提对未来的迷茫。

他们大抵是学院派和实践派的交流互补,遇到剧本或作业上的演技瓶颈时还会一起分析,慢慢啃慢慢磨,共同度过那一段辛苦的岁月。

再后来李帝努拍戏不会总是受伤,动作表情拿捏地更加精准,黄仁俊也对学业变得游刃有余,两人才逐渐意识到对方在自己心里占据的分量越来越重要,索性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走。

李帝努接到第一个男主的剧本的时候,正值黄仁俊放暑假,他偷偷飞到韩国,陪他背台词对戏提前做好准备,还在半夜趁着人少一起去汉江边骑自行车,打包回炒年糕和炸鸡当宵夜。

后来到底是李帝努先耐不住性子,黄仁俊荣获影帝的当晚就打飞的到了北京,借着祝贺的名义喝了酒,也顺势捅破了那层窗户纸。

近几年两人感情稳定,彼此商量着有意放慢了工作节奏。一年只接一两部戏,进组了就努力拍,有空档了就聚一聚或者去国外旅行,他们逐渐开始享受这种平淡而有规律的生活,想要用更多的时间来陪伴彼此。

 

两个人被拍到的那天其实是他们到达日本的第二天。他们这次来没挑好日子,天一直在下雨,黄仁俊想着都出国旅行了老呆在家里也没意思,一定要拉着李帝努出门,也不为别的,就想去探访一下让董思成念念不忘的大阪烧和章鱼烧。

后来又干脆去环球影城疯玩了一整天。

黄仁俊对于游乐设施其实已经没有像年轻的时候那么热衷了,两个人磕磕绊绊等到黄仁俊拿了影帝快三十岁了才正式在一起,就算是在外面约会多数也只是吃吃饭、看看电影,或者去景点走走拍拍照。

黄仁俊的整个二十代,都被学业和事业压得喘不过气来。一开始要肩负起整个团队的命运,回国后又要重新钻研自己的演技,步履维艰地融入更为复杂的国内娱乐圈,社会生活要求他每一步都不容许出错,战战兢兢,逐渐养成了沉稳而谨慎的性子。

不过在李帝努面前他又会彻底放松下来,随着两个人的关系逐渐深入,李帝努发现黄仁俊压抑在心底的那些小性子又开始慢慢地冒出来,他乐意宠着他,惯着他,就好像又变回了十八岁时那个探着橙色的小脑袋,转着黑魆魆的眼珠子出坏主意的小狐狸。

 

不过枉顾天气情况和身体素质的后果就是回来后黄仁俊果不其然的感冒了,这下李帝努说什么也不肯让他再出去撒欢了。

李帝努近几年受黄仁俊影响,做饭开始涉及中国菜。他用电饭煲设置好煮粥模式,又去超市买了食材回来,打算炒几个清淡点的菜。洗完切完准备的差不多了,才去叫一睡不起的黄仁俊起床。

他小心翼翼推开门,黄仁俊觉轻,早上李帝努起床的时候就醒了一次,不过被安抚着睡了回去。大床中央的人用被子把自己卷成了一条毛毛虫,因为门锁“咯哒”的声音不安地蠕动了一下,眉头微微皱起似乎要醒来的样子。

黄仁俊一个人睡觉的时候喜欢把被子连带着自己整个人都蜷成一团,放在身边的手还虚虚地握成拳,李帝努知道那是他没有安全感的表现,所以平时都会抱着他睡。

他走上前在床沿上坐下,伸出手掌将黄仁俊的拳头整个包在手心里,然后一根一根的手指摸过去,温柔地掰开,伸直,交叉,慢慢变成十指紧扣的姿势,黄仁俊也随着他的动作悠悠地转醒。

“怎么样?人还难过吗?”他用另一手帮黄仁俊理了理凌乱的头发,低下头对他说,“起来吧,我煮了粥。”

黄仁俊因为睡太久有点懵,直愣愣地盯着李帝努的眼睛,好一会儿才听明白他讲了什么,软软地打了个哈欠,又用手揉了揉眼睛,顺着李帝努的力坐起来:“只是普通感冒,睡一觉已经没事了。”

“那你坐着醒醒觉,洗漱完直接来餐厅吧。我再炒两个菜就可以直接吃了。”李帝努放开他,摸了摸黄仁俊露在外面的手腕,担心他冷,从行李箱里翻了一件自己的外套出来放边上,回到客厅又把空调温度往上调了两度。

 

黄仁俊缩在李帝努大一号的外套里,趿拉着拖鞋晃到餐桌旁乖乖坐好,等着李帝努的投喂。李帝努这几年因为拍戏需要越发注重身材,宽肩窄腰的背影让人看着就很想抱上去。他听到声音回过头来对黄仁俊笑了笑,依稀有曾经笑眼少年的模样,只是岁月为他增添了更多成熟男人的魅力。

这个人,怎么永远都让人那么心动。

黄仁俊看着他,下意识地把手放在心脏的位置上,感受胸腔里传来扑通扑通的心跳声。

 

李帝努把粥和菜端过来,解下围裙在黄仁俊边上坐下。粥是提前盛出来的,晾到一个适宜的温度,不至于烫嘴。对于放在心上的人,他有时候比想象中的还要细心。

粥很软糯,不过黄仁俊刚起床没什么胃口,嘴巴就着调羹小口小口地抿着。李帝努没几口就喝完了,干脆用手撑起下巴看着黄仁俊小猫进食。

“等会儿想干什么?”

“你又不让我出去,看电影吧。”

“不知道悠太哥这里有什么片子。”

“想看恐怖片。”

“日本的吗?公认的恐怖哎!”

“嗯……有你陪我一起看嘛。”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窗外依旧淅淅沥沥地下着雨,屋子里倒是热气腾腾的,能让人感受到温馨。

 

黄仁俊还在拿勺子鼓捣着碗里的粥,手缩在过长的衣袖里,只露出了细细长长的一截手指,看的李帝努心痒痒。黄仁俊的身高不高,四肢纤细,小小的一个人看着要比同龄人小好多岁,经常还有剧本找他演大学生,看着丝毫都不违和。

李帝努看他没什么想继续吃的意愿,也就不怕打扰他,把他的左手握住,如愿以偿地揉捏起来。黄仁俊一只手被他握住,也不觉得别扭,任李帝努的热量随着掌心传过来,就着那人深情的目光再吃了最后几口。

他放下勺子,微微用了点力想要挣脱,没想到李帝努紧紧地握着不肯松开。

“我吃完了,收拾一下吧。”他转过头来看李帝努。

李帝努嘴角噙着笑,盯着黄仁俊怎么都看不够似的:“放着吧,等会儿我来洗。”他想了想,有些不舍地放开手,指尖却还黏黏糊糊地搭着,“你感冒还没好透,再吃点药吧。”

黄仁俊鼓起脸摇头,“不要了,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那再坐会儿,我就想再多看你一会儿。”李帝努从十八岁开始就被人说无趣,连告白都带着酒后的莽撞,他不怎么说浪漫的情话,一片真心都会通过行动实打实地展露在你眼前。

不过偶尔也会有这种直球,真挚地表露自己的想法,眼里都是你,让人黄仁俊这么多年下来都还是会有些招架不住。

他微微泛红了脸,对着李帝努笑起来:“不是说好了要放慢工作节奏了吗,以后有的是时间,还不够你看啊。”

“不一样,你的每一分每一秒都不一样。”李帝努复又握回他的双手,对上他的眼睛,“你过去的整个二十代,我真正参与其中的可能都不到十分之一,这大概是我过去最大的遗憾了。”

明星们总是被说驻颜手术,李帝努看着黄仁俊和二十几岁时并无二致的脸,却总恨不得时光再走慢一点,对他的仁俊再好一点才好。李帝努轻轻捏住黄仁俊的下颌,忍不住凑过去在他的嘴上蜻蜓点水,带着一丝温情。

黄仁俊一动不动地看着他的脸在自己面前放大,眨了眨眼睛一脸无辜,“才刚吃完饭呢,我都还没擦嘴。”

李帝努被他看得笑起来,“没事,我不嫌弃。”然后又干脆伏过身去,绵绵密密地亲吻起来。

他伸出舌尖有意无意地舔舐着黄仁俊嘴唇,在得到回应前又稍微拉开了距离,抵着额头对黄仁俊说,“一样都是我煮的粥,你嘴上的特别甜。”

黄仁俊怔住了,他怀疑悠太哥的房子里是不是有什么恋爱守护神,让忽然开窍的李帝努接二连三地开展一波又一波甜蜜攻击。

不过他还挺喜欢的。

黄仁俊想明白后不甘处于下风,对着李帝努翻了个白眼,“这可是你先开始的,感冒传染给你了可别赖我。”也不等李帝努开口说话,伸手揽上他的脖子,整个人扑上去重重地亲吻起来。李帝努一时措手不及,被他撞得一个后仰,连忙稳住他的腰,承受黄仁俊凶狠的“撕咬”。

黄仁俊在两人的辗转厮磨中涨红了脸,他觉得空调的温度是不是打得太高了,还是他真的发烧了,整个人变得晕晕乎乎的,渐渐瘫在了李帝努的怀里。李帝努被他这幅样子挑拨的生起一把无名火,他转移阵地,啃噬着黄仁俊的耳朵,怀里的人倏地抖了一下。

“这么有力气?要不做点别的运动?”

“也好,再出身汗感冒应该就能彻底好了。”

 

……

 

黄仁俊再醒来的时候下午都快要过去了,他浑身清爽,显然是李帝努在之前帮他洗过澡。

白日宣淫占据了原本要一起看恐怖片的时间,李帝努问他要不要晚上再看,他思考了会儿,果断地摇摇头:“还是不了,晚上看万一真的睡不着。”

“那可以继续做别的事。”李帝努随口接了一句。他自然也顾忌着黄仁俊的身体,只是觉得他的反应一定很好玩,故意想要逗逗他

如愿被黄仁俊实实在在剜了个眼刀,批判道:“你这个禽兽。”

李帝努笑着坐起来,把黄仁俊搂在怀里,安抚似的亲亲他的头顶。

黄仁俊伸手够着床头的手机,在他怀里调整到一个舒适地位置,懒洋洋地刷起了微博。

虽然他们已经决定不对外公开情侣关系,但面对发酵了好几天的绯闻,李帝努的经纪公司还是做了一个简单的回应。

 

李帝努先生于今年上半年完成《功守道》的拍摄后,目前正处于休整期,下一个剧本还在仔细挑选中,暂没有拍摄计划。

李帝努先生和黄仁俊先生是多年好友,近期网上流传的海外行程属于私人行程,涉及艺人隐私公司不便透露。

李帝努先生自从业以来兢兢业业塑造了一系列经典形象,谢谢影迷们多年来的支持和喜爱,也请大家多多关注接下来的作品。

 

热评是一个顶着他两头像的西皮粉,“公司声明的意思是两个人旅游是私人行程,不是某些人猜测的为下一部电影炒作,连剧本都还没定呢。另外他们一直就是朋友,至于是否发展到情侣关系公司也不确定,或者知道了也不便说。我觉得还是有交往的可能的吧,光看照片里李帝努的眼神就觉得他很喜欢黄仁俊,感情都要溢出来了。不过既然公司都这么说了,就不要给他们压力,我们永远会支持李帝努和黄仁俊两个人的,期待他们接下来的作品。”

 

黄仁俊想了想,拿小号默默给她点了个赞。


评论(12)

热度(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