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盐芝士

星海传说 02-04

*诺俊

*哨向星际


2.

中央街区不出意外挤满了人,许是青年身上的制服发挥了点作用,他们身边还留有空隙,不至于到肉贴肉的程度。黄仁俊跟着人流往前走,一回头发现同伴慢了几步,连忙伸手抓过他的手腕,“Jeno快来,小心别走丢了。”

两人在出宫前互通了姓名,没过片刻黄仁俊就自在地称兄道弟起来。

 

明明他才是应该担心会走丢的人,被称呼为Jeno的青年瞥了眼自己手腕处那人细长的手指,接触的皮肤微微发热,似乎能从中感受到激动和热血。他摇头失笑,任黄仁俊牵着他钻来钻去,待快到中心广场才上前多走了两步,改为搭着这位对什么都新奇的外星系青年的肩膀,护着他免得被其他人撞到。

 

黄仁俊兴致高昂,时不时会为未曾见到过的场景发出小小的惊呼,大概是觉得自己有点大惊小怪了,又会不好意思的蜷起手指虚虚地捂住嘴。好在街上的人都沉浸在节日庆典热烈的气氛中,到处都是礼炮的轰鸣和国民的欢呼声,他干脆也学着举起双臂,全然享受起来。

 

也许每个人身上或多或少都存在困扰,可是节日总会使人放松,他们需要一个缓解压力的出口,这或许也是庆典一年比一年盛大的原因之一。

近几年战事持续吃紧,好在帝国各部门运转平稳,国民还是对生活充满了希望。Jeno身为军部一员,少有松懈的时候,此番看到洋溢在大家脸上发自真心的笑容,才觉得付出有所值,不免感到欣慰。

 

尽管相处时间不长,Jeno已经可以判定这位同行的联盟上尉是一个好奇心强烈、精力旺盛且自由洒脱的人。比起作风严谨的军官,他的性格和处事方式似乎更接近帝国生物研究院里那群不拘一格的科研狂人,当然总体看来,黄仁俊要比实验室里那几位性格迥异的哥哥可爱的多。

不得不说,Jeno在军部长时间的锻炼中练就了识人的敏锐度,不同于帝国生物研究院是独立设置的机构,联盟的研发中心隶属军部,一切为了联盟服务,因此虽然黄仁俊被授予了上尉军衔,但其本质还是一位科研狂魔没错。

 

而黄仁俊则觉得身边的这位朋友似乎过于沉静甚至可以说是不苟言笑了。除了偶尔的叮咛和回答黄仁俊五花八门的问题,他全程都没怎么主动开口。街道两边拉起了绳索作为临时防护,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花车巡游。活动范围骤减,黄仁俊被细心地围在年轻军官用身体和手臂环成的空间里,虽然这使得黄仁俊好像靠在了他的怀里,但理解军官出于好意,两人倒也不觉得尴尬。

 

黄仁俊被拉扯的绳索牵引着微微后退,一个踉跄,后背碰到些许尖锐的物件,似乎是Jeno胸前的徽章。不知道是不是身上的制服束缚住了他,黄仁俊反应过来,又有些懊恼:早知道应该让他也换身衣服,现在这身穿着代表着帝国军官的身份,严谨是常态,确实难以随心所欲地表达自己的情感。

之前怎么就没想到呢?黄仁俊有些愧疚地侧过身,试图让新朋友高兴些,却发现他微低着头若有所思,脸上是与当下这个气氛不太符合的宽慰和坚毅,也是不太会出现在这个年纪的同龄人脸上的表情。

回想起来,倒有些像上午见到的李马克,都带着一种忧国忧民的责任感。

 

黄仁俊干脆转过身来,站在年轻军官的正前方,因为拥挤的人潮,离他只有一拳距离,让Jeno有些诧异的看向他。他仰起头,伸出双手放在眼前人的嘴角,轻轻地往上扯,Jeno一时不察,待反应过来后却也没有阻止他的动作,只听到耳边响起轻快的劝慰:“开心点,朋友。大家在庆祝的是帝国的国庆日,在你们的守护下它又平安地度过了一岁,你也应该感到骄傲才对。”

黄仁俊絮絮叨叨地继续他的理论:“虽然作为联盟的一员我似乎不该这么说,但是我很喜欢这里的氛围。宽阔的街道,热情的民众,缤纷的彩带,特别是一路走来道路两旁都种满了绿色的植被,充满生机,这些都是现代化的高分子材料难以替代的自然的芬芳。”

 

Jeno有些出神,他盯着黄仁俊神采奕奕的眼睛,感受到空气里的甜蜜和愉悦,恍惚回忆起某个瞬间。他控制着自己想要伸手触碰他、甚至拥抱他的冲动。他的精神域里,一只身姿矫捷、表皮顺滑而富有光泽的黑豹正焦躁地转着圈,直白地反应出哨兵的状态。

“不能再往前了,不要吓到他。”Jeno安抚着他的精神体,黑色的大猫抖了抖胡子,只好沮丧地把自己团成一个圈,剩下细长的尾巴一上一下地在空中画着波浪。

 

还没等Jeno过多纠结,他们的身后传来欢呼声,从中心广场出发的巡游花车暂时吸引了黄仁俊的注意力,盛装打扮的表演者一边跳舞,一边将手中的鲜花随机分发给观众。

黄仁俊睁大了眼睛,一脸新奇,运气很好地从舞蹈演员的手中接过一朵盛开的蔷薇花,显然比Jeno肩章上的要鲜翠欲滴的多。

分花的演员们大概也是看人的,稚气的小朋友,娇俏的少女,温和又漂亮的向导,黄仁俊大概是被归类为可爱的那一类,Jeno看到他从男演员的手里接过的花,莫名有些吃味。

 

却见黄仁俊低下头闻了闻,转身把花递给他今天的守护者:“给你Jeno,谢谢你不嫌麻烦地带我出来观摩庆典。”他抿着嘴歪了歪脑袋,“还要谢谢你们保留了这么鲜活的景色。”

Jeno看着黄仁俊在花朵的映衬下神采飞扬的脸,散发着耀眼的光芒,心下微动,彻底理解了“人比花娇”的含义。

 

他接过黄仁俊手中象征着帝国和王室的蔷薇,将带刺的枝条折断,轻轻别在眼前人的耳朵上。

娇艳的蔷薇此刻也显得清丽起来,黄仁俊用手调整了下花朵的位置,明眸善睐,眼角含笑,花与人相互呼应,意外的合适。

 

“还想去什么地方吗?”花车已经过去,人群开始流动,Jeno确认了眼前人是心上人,却决定压下心底保留的秘密,温和地询问黄仁俊。

“我们可以去公园吗?我想去看看那些植被,联盟没有的品种。” 涉及到自己的专业领域,黄仁俊在来的路上就有些蠢蠢欲动。

Jeno点点头,带着他从人群里脱离出来,慢慢朝中央公园走去。

 

 

3.

中央公园是帝国王都里保留的最大面积的自然公园,植被覆盖率高达80%,平时总是人流如织,今天大概是因为节日庆典的关系,大半都跑去看花车巡游,这儿反而空旷了不少。

黄仁俊宛若进入了梦想的天堂,每走几步就凑近上前观察地上的草,树上的叶子,枝丫上的花,要不是有着不乱摘花草的道德感的约束,加之实验设备没有带过来,他恨不得把那些第一次见的植物都采一些回去做成标本。

李帝努无声的跟在后面,也不觉得无聊,任黄仁俊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直到他们来到了一片樱花林。

微风拂面,樱花漫天。黄仁俊惊叹于眼前洋洋洒洒的花瓣,终于暂时放弃了探究的欲望。他回过神来,对着身后的Jeno感慨:“《宇宙大八卦》说的没错,帝国真是太奢侈了!”

得到Jeno不解的眼神:“嗯?”

黄仁俊闭上眼感受花瓣飞舞的灵魂,“它们都这么娇嫩,只需轻轻的一丝力就会让它们从枝条上脱离,就此凋零,你们还种植了这么一大片……”

 

“这是自然的馈赠,正因为花期有限,才更要珍惜短暂的时光。”Jeno有些理解他的意思,跟着黄仁俊伸出手来试图接住那些花瓣,“而且,《宇宙大八卦》形容的明明是浪漫的帝国啊?”

 

“哎?你竟然知道《宇宙大八卦》?”比起充满哲理的回答,黄仁俊似乎更惊讶于严肃的军官还会关注《宇宙大八卦》这种从名字就透露着不正经的娱乐节目,他还以为军部都像徐英浩星将一样忙的要死,平时只对《星际要闻》感兴趣呢。

 

“啊,作为人类星系最高收视的节目,我觉得还是有必要了解的。”Jeno无可无不可地说。

“那游吟诗人有关帝国的传闻也是真的吗?”黄仁俊忽然想到了什么,来了兴致。

见Jeno微微皱眉,似乎在回忆《宇宙大八卦》里提到有关帝国的传闻是什么,黄仁俊将记忆里的歌谣摇头晃脑地复述出来:“帝国的秘密散落星辰大海,危险在沉默的夜里悄然临近……”

“啊,这个……”Jeno恍然大悟,实在是这个似是而非的歌谣流传于两大星系已有十年之久,他微微摇头,“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或者说哪怕我知道些什么,身为帝国的军人,我应该肯定也会为我的国家保守秘密。”

 

Jeno恢复正色:“我只能说,星系间的传闻,很多是以讹传讹的猜测。而且哪怕是游吟诗人的歌谣,既然讲述的是秘密,我恐怕你在帝国里也不要询问太多,在这里,会被当做打探消息的敌人的。”

 

黄仁俊这才意识到自己确实身处一个异星系的星球,因为青年的无微不至,他似乎太过放松了,不好意思地抓了抓鬓角:“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有点好奇。”

“我知道,不然我也不会和你说这些。”Jeno看他有些瑟缩的表情,还是没忍住摸了摸他的头发。

 

两个人直到天色转暗才打道回府,因为庆典引起的人潮,回去的路上又耽搁了一会儿,王宫里的晚宴已经开始了。

Jeno把黄仁俊送回房间换了正式的礼服,然后又领着他往宴会厅走去。一路上碰到巡查的护卫队,队员向他们颌首致意,得到Jeno的回礼,让黄仁俊恍惚间察觉到身旁这位青年军官的级别可能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高。可惜他还没来得及求证,就被专门等着他的李永钦逮住,“玩的忘乎所以了吧,竟然还迟到了。”黄仁俊只好抱着自家参谋官的手臂撒娇,企图蒙混过关。李永钦对送了黄仁俊过来的Jeno表示了感谢,就把上尉拉到一旁详细盘问去了。剩下Jeno在大厅里巡视了一圈,走向正拿着酒杯在和帝国斥候舰队队长聊天的自家哥哥。

 

“哥,悠太哥。”Jeno从餐席上拿了一杯果酒,向两个哥哥打招呼。

李泰容和中本悠太早在Jeno和黄仁俊从大门偷偷溜进来就注意到了两人,一直关注着他们的动态直到Jeno走过来。

“小帝努今天来晚了哦,还是和迪姆星系联盟可爱的上尉一起。”中本悠太作为帝国斥候舰队队长,常年驻扎在前线,这次因为两大星系的合作难得回来,依旧不忘开Jeno——正式名字为李帝努的三皇子的玩笑。

 

除了帝国生物研究院里那些奇怪的哥哥们,李帝努对眼前这位性格豪爽、擅长语言艺术和搞笑的队长也有些头大。

李帝努出生后没多久,皇后就因为对国王过度的思念灵魂慢慢枯竭,最终回归星辰大海。为了避免有心人士的加害,他上学时一直用的“Jeno”的名字,在动荡的局势里,和几个哥哥们磕磕绊绊一起长大。其中没少被满腔热情想过一把哥哥瘾的中本悠太所“折磨”,奈何他久经沙场,一身腱子肉,打又打不过,无奈其他哥哥们对此也习以为常。

 

他斟酌了语句:“仁俊——我是说那位联盟的上尉,他想去感受下帝国庆典,我想该尽地主之谊,就带他去了中央街区,还顺便去了趟公园。”

“嗯?还去了中央公园?”李泰容知道自己的弟弟们都早熟,愧疚他们没有无忧无虑的童年,因而现在他们年纪大了,依旧有些“溺爱”。他原本任中本悠太和李帝努两人一来一往,也没打算追究,但听到李帝努带人去了中央公园,倒是冒出了点好奇心。

中本悠太听到“中央公园”的地名,眼神微动,抿起嘴没有追问。

 

李帝努倒是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欲盖弥彰地解释:“仁俊是联盟的人,他又不知道那些传说。”

“他不知道你知道啊。”虽然纳闷于一向淡定从容且颇有主见的李帝努会对第一次见面的异星青年如此主动,他还是抱着关怀的心笑看李帝努难得的局促,“那片有名告白林……”

 

“哎呀,刚好樱花季,我看花开的不错就带着去了。”面对到底是年长几岁的哥哥,大概心里却是有别样的心思,往常在训练和实战中遇到任何困难都面不改色的李帝努难得的有些招架不住。

 

“也不知道是谁,从小就坚信和心爱的人在樱花飞舞的花期一起去告白林就一定会在一起。”中本悠太回过神来,绝对不会错失良机地调侃,“上学的时候多少女生、向导的邀约都拒绝了,没先到今天随意走走就去了那里啊。”

“啊,哥哥——”

这就是为什么李泰容纵容中本悠太一直调戏自家弟弟的原因之一,李帝努无意识的撒娇实在是太难得一见了,而且随着年纪的增长,这种机会越来越少了!

 


4.

“咱爸心真大,竟然让你一个人走商运航线,真不怕碰到星际海盗啊。”

联盟舰队的大部队按星际惯例停留在帝国首都星球外的宇宙空间,当黄仁俊一本正经地与帝星皇室进行会晤的时候,李东赫作为希望号的机械维修师,一个人在帝国军部附近的港口驻守飞船,百无聊赖和钟辰乐打“星际长途”。

 

他们三个人都是从联盟军校毕业的,钟辰乐比黄仁俊和李东赫小一届,刚入学的时候白白净净长得跟糯米团子似的,激发了黄仁俊无限的保护欲,纳入麾下事无巨细地帮助他适应校园生活,等快毕业了才知道自家小弟是联盟第一富商的儿子,自此就时不时拿他开玩笑:“咱爸还缺儿子吗?聪明伶俐又乖巧的那种。”钟辰乐对黄仁俊和李东赫的身世略有耳闻,也不避讳,真当他两是自己的哥哥,比亲哥还亲的那种,还惹得真·钟家大哥有些吃醋,时不时跟在弟弟身后怒刷存在感。

 

“我好歹是也是全A成绩毕业的,你们以后都有可能要上前线了,我走个商运航线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李东赫看着立体画面里钟辰乐歪着脑袋冲他笑,依旧是可爱的模样,说出的话却成熟了不少,莫名有种“吾家小儿初长成”的感慨。

“爸爸和哥哥给我带了一船的雇佣兵,你和仁俊哥就放心吧。”钟辰乐再三打包票,原本他也想和两人一起应招加入新的小队,奈何家中有矿,星际商运是之前就定下的行程,而且黄仁俊觉得考察比之既定的商业航线不确定因素太多,也不建议被所有人当做宝贝的钟辰乐参加,这才作罢。

“以后我就是你们坚强的后盾,需要什么物资,或者要找什么人查什么讯息,我都可以帮忙。”钟辰乐拍拍胸脯,提前有了联盟第一富商的风范。

“抱牢乐乐大腿,你以后可是小队的荣誉队员。”李东赫从善如流地应和他,两人看上去都是开玩笑的口吻,他们却知道那也是郑重的承诺。

 

飞船的自主探测仪忽然响了起来,李东赫发现隐隐有几个人往这边走过来,便和钟辰乐切断了通讯画面。等他们走近了,扫描结果告知是黄仁俊和三个未登记人员,干脆起身整了整工作服,走去舱门迎接。

“不出意外的话,这三位以后将是我们希望号考察舰的固定成员了。”黄仁俊率先走了进来,剩下穿着帝国制服的青年站在安全线外任飞船扫描搜集相关人员信息。

“李帝努、罗渽民、朴志晟。”黄仁俊一一介绍,“这位是希望号的机械维修师,所有有关飞船的操作和性能维护都是由东赫负责的。”

青年们互相点头示意打了招呼,李东赫看着三个人一脸严肃有些头大,心中腹诽:黄仁俊这个颜控莫不是看脸选人,他一普通人无所谓,偏给自己找了三个浑身散发着强烈哨兵气场的队友,哪天狂躁症发作了苦的还不是自己,太惨了。

精神海里的小棕熊抱着罐蜂蜜无忧无虑地滚来滚去,浑然不觉以后的辛劳生活。黄仁俊不解李东赫为什么一脸苦大仇深,却也察觉出当下的气氛有些尴尬,想当然的认为是因为大家第一次见面,也没做多想。

 

“手上拿着什么?”李东赫看到黄仁俊手上拎着logo繁复的纸袋,自然转换了话题。

“啊,给你带的点心,帝国皇家御厨做的。”黄仁俊用上夸张的语气,满脸“还是我想着你吧,快夸我”的表情提起来给他献宝,“我觉得很好吃,就给你带了。”

李东赫接过袋子看了看里面的实物,也不管到底是什么味道,抿起嘴一脸欣慰,伸手搂过黄仁俊贴上他的脖子撒娇:“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饶是被“偷袭”了好多次还是不习惯,黄仁俊一个激灵从他的怀抱里溜出来,扭头看见帝国三哨兵的脸色五彩纷呈,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东赫喜欢开玩笑。”

 

几个人里最小的朴志晟对哥哥们的亲密动作有些不忍直视,罗渽民则一脸看好戏的模样。

虽然有过同游经历,黄仁俊觉得两人也算是朋友了,但自打会议上正式见面后,李帝努在他眼里披上了皇子的华贵身份,连带着交流互动又变得官方了起来。此刻看他板着个脸,暗自反省,等会儿要不还是和东赫特别告诫一番,帝国的皇子们一个个都严肃过头,就他那大大咧咧喜欢开玩笑的性格,在不熟悉之前还是要收敛着点,不要轻易惹他生气才好。

 

黄仁俊这边还在纠结,没想到这一亲昵的举动像是打开了什么开关,听到他的解释后罗渽民反而绽放了笑颜,“太好了,我还以为又是和帝努、志晟一样刻板到无趣的人呢,明明仁俊就很可爱啊。”

朴志晟忍不住抚着额头弱弱辩解:“只要哥哥不要再每天扯我的脸,对我表达强烈的爱意,我一点都不刻板又无趣。”这反而提醒了罗渽民,他上前捏了捏小朋友的脸,“好吧,星星乖乖被我捏脸的时候最可爱了。”

李东赫惊悚地看着朴志晟的脸像是麻薯一样伸展开来,柔软又充满弹性,克制住自己跃跃欲试的手,捂住自己的脸似乎感受到了疼痛。

 

互相认知的情节走向超乎了黄仁俊的预估,眼看着话题要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他连忙踩住刹车,招呼着大家前往飞船内部。罗渽民仅凭片刻交流便得出这是可以释放天性的队伍,自来熟地握上李东赫的手,“合作愉快,东赫。”然后一手挽着一个联盟军官的手臂,亲亲热热地一起往前走。朴志晟无可奈何地揉揉自己的脸颊,又甩了甩头发,乖乖地跟上队伍。

李帝努的脸色似乎更黑了。

 

都是未来的队友,李帝努虽然面上有些僵硬,到底还是控制了自己的小心思,也没有将哨兵的气息外漏。只有黄仁俊仿佛心有所感,转过头来对上他的视线,“Jeno快来。”自然熟稔的模样一如那天在中央大街拉着他兴奋地去看帝国庆典。

 

李帝努忽然就想开了,即便黄仁俊看上去没有认出他甚至可能不记得那段经历了也没关系,好不容易据理力争说服了哥哥们让自己亲自加入了两大星系的考察队,以后还有那么多时间那么多机会,这次,他一定会好好守护在他身边的。


tbc.


评论(10)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