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盐芝士

【诺俊】温差 01

#都是私设,本质是一则温情故事。

#出差终于告一段落,休假中,有时间会写一点,大概月底正式开始更

 

黄仁俊困得睁不开眼,凭着本能起床洗漱,一路上和李东赫勾肩搭背摇摇晃晃地走去公司练习。

一个人做完准备运动跳完了一支舞,总算恢复了精神,却发现天亮就出门的哥哥们一个都没出现,这才反应过来今天是集训的日子。

 

他拎着双肩包到大教室的时候还没到上课的点,老师没来,练习生们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小声猜测着这次集训的课程安排。

 

黄仁俊作为出道预备组的成员之一,进门的时候得到了不少人的招呼,还有新进后辈规规矩矩的鞠躬。身为外国人,他对这些其实并不在意,微笑着回了个礼,就蹦蹦跳跳的朝靠在镜子边的哥哥们跑过去。

 

从泰国来的Ten有中国血统,家里给他取过一个中文名字叫李永钦,因为这一点,黄仁俊私下里总用中文叫他“永钦哥”,也喜欢黏着他。此时Ten正背对着他盘腿坐在地上,黄仁俊整个人扑了上去,虽然控制了力道,却依旧造成了不小的冲击,要不是李泰容和郑在玹一人一边及时扶住,两个人差点滚作一团。

Ten转过头佯怒,拍拍身后人的屁股让他不要闹。黄仁俊挤到他和郑在玹的中间,嘟着嘴撒娇:“哥哥们早上出门都不叫我,我刚走错去了小练习室,差点迟到了呢。”

伴随着回答,Ten用食指点了点他的脑袋:“叫你们两昨天闹到半夜不睡,早上叫了七八遍都起不来。”说着又朝四周看了看,“东赫呢?你们没有一起来吗?”

“他去找室长请假了,说是想在出道前回家一趟,接下来不是没时间了吗。” Ten摸摸黄仁俊的头,两个外国人在这个话题上颇有些同病相怜的意味。

 

公司要推下一个新男团的计划传了半年有余,一个月前才终于定下了人员名单,让他们搬进同一个宿舍开始磨合。现如今新出道的偶像团体成员人数有越来越多的趋势,动辄十几人,秉着高矮胖瘦总有一款打动你的心思,开个拼盘演唱会能把舞台塞得满满当当,所以这次出道组的名单只有5个人着实出乎众人的意料。

 

黄仁俊在这5个人里的资历最浅,年纪也小,有几个入社时间早的练习生私底下对他有些微词,却也不敢在明面上对公司的决定表示不满。好在同组合的哥哥们都挺和善,李东赫更是自一开始就因为两人同龄对他很亲近,一个月下来,倒真产生了不错的化学反应,初具一个团体的雏形。

 

他们口中的李东赫被公司改了名字叫楷灿,大家还都不是很习惯,几个老师倒是比他们要适应,提前进入了对待艺人的状态。

“楷灿啊,你过去吧。”李东赫是和老师一起进来的,同行的还有难得见上一面的理事。

理事拍拍手让所有练习生们聚在一起,告知了这次集训的原因。

“M社正在进行出道生存战的综艺录制,下周他们的练习生会到公司来交流,大家抓住机会好好表现。”随后又点名了出道预备组,“泰容、Ten、在玹、仁俊和楷灿这次就不要按出道组来练习了,大家组队都打乱,让我看看你们的可能性。”只此一句话,让剩下的练习生们又蠢蠢欲动起来。

 

黄仁俊还太单纯,并不知道这只是理事为了提升士气,让他们拥有紧迫感而故意选择的说辞。他和绝大多数人一样,都以为话里暗示的是不到最后一刻,人员随时可能调整的意思,便默默咬住下唇暗下决心,要像之前的每一次月末评价一样,不能有一点失误,一定要做到最好。

 

理事又说了些场面上鼓励的话便离开了,剩下老师们根据练习生的特长进行随机分组。李泰容、郑在玹和Ten按照团体担当无可争议地被分别划进了RAP、VOCAL和DANCE组,李东赫也一直以唱歌实力闻名,到了黄仁俊这,老师难得停下来想了想:“仁俊唱歌跳舞都不错哦。”她看了看各组目前的人员组成,“这次去DANCE组怎么样,老师这里正好有一支很特别的曲子想让你和Ten试试。”

黄仁俊在想老师那一瞬间的犹豫是不是因为他还没有在某一方面做到绝对顶尖的程度,不过这小小的敏感和不安很快因被Ten紧握住的手而得到安慰。

 

正式进行分组练习,黄仁俊才知道所谓特别的曲子是一首包含中国古典元素的舞曲,而且从他个人的眼光来看,还是难得正统的中国风。

他们的舞蹈老师为S社的前辈团编过不少热门舞曲,以天马行空的想象和别具一格的舞蹈动作著称,故而当她说出“我去刺探过军情了,别的我不管,舞蹈一定要争气。”这种中二的作战宣言的时候,黄仁俊竟然一点也不感到意外,倒是对她接下来分享的信息更感兴趣。”M社有个专门从中国挖过来的古典舞跳的很好的男孩子,这次我们有针对性地做好准备,也要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南韩两大娱乐公司之间大概是有夙仇,老师下意识的碎碎念:“叫M社老说我们只追求克里斯马,他们以为力度控制很好掌握吗?!”黄仁俊和Ten对视了两眼,只觉得闹小脾气的老师有点可爱,低下头憋笑,努力保持着虚心受教的正经表情。

 

黄仁俊没想到之前学习的现代舞和芭蕾这么快就派上了用场,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和Ten舒展开手臂摆着最后的结束造型,心里不由嘀咕:中国大概真的是所有南韩娱乐公司都不愿意放弃的巨大市场。感谢祖国母亲,他竟然有靠国籍优势摸到出道门槛的一天。

Ten自然没有料到黄仁俊此刻又在妄自菲薄,他甩了甩额头上的汗,笑着鼓励很合自己心意的未来队友:“总觉得仁俊跳起来有种独特的韵味,对本土音乐果然还是会有不一样的理解吧,我也要更加努力了才行。”因为得到了连老师都认可其实力的哥哥的称赞,黄仁俊又暂时放下了那些纷纷扰扰,有些害羞地笑起来。

“真可爱。”Ten看着他的表情越发乐得去逗他。


评论(9)

热度(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