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盐芝士

【诺俊】温差 02

#攒一攒再看也可以,竟然还没写到互动,我也有点绝望 


M社的出道综艺在网上的热度很高,相对应的内部的竞争也很激烈。原本将近30名练习生,陆陆续续淘汰到了只剩下12人,李帝努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了剩余人选中的忙内。

 

生存战把所有的竞争都放在了镜头下,把练习的时间压缩到了最短。虽然都是平日里关系不错,彼此差不了几岁的同龄人,到了现在这个阶段,也不可避免地把竞争放到了明面上,还有一次次提心吊胆和高度紧张所带来的疲惫感。

 

李帝努看着哥哥弟弟们有的因为身体素质跟不上,有的因为心态崩盘而退出,无所畏惧地将自己的心用力捏紧,再镀上一层层汗水和血肉,凭借年轻的体魄坚持下来。他的目标很简单,坚持到真的坚持不下去为止,只不过那个放弃的界限,被他自己一次又一次狠狠推远。

 

李帝努从很小的时候就有过拍广告的经历,在生存战的选手里算是最早接触到演艺圈的类型,他知道这个包裹着糖纸的圈子里其实有很多的虚幻的泡泡,比之很多练习生们渴望出道后即大红大紫、名利双收的过度幻想,他要务实的多,因而也冷静的多。

没有了那些奢靡繁华的绚烂诱惑,青春期的自我挣扎和心理躁动时不时会困扰他,正因为知道前面的道路会变得更狭窄,更难走,演艺圈也并不是光靠梦想就能生存下来的地方,他不免会思考自己这条路走得对不对,值不值得。

 

他因为严格的家教始终诚恳的待人接物,保持礼貌,却也经常会有莫名觉得不耐烦的时候。比起五花八门的赛制,比起所谓分数和名次,他更享受来自舞蹈和身体律动的纯粹的愉悦,从原本不受控制的四肢,到身上的每一块肌肉都能运用到位的改变,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他还没有办法向他人,或者是在节目里准确的表露出来,只是有一股劲,一直推着他往前走。

 

哥哥们都说李帝努虽然年纪小,在他们这群人中人气却属于上游。他一开始对这些没有实感,直到偶尔碰到在公司门口蹲点的粉丝,从原来的小猫两三只变成了一小群人都能认出他叫他的名字,才恍然原来这就是所谓人气的具象化体现。

那些女孩子大多是公司前辈的饭,但是还是会冲着李帝努挥手鼓励:“加油啊Jeno,姐姐们等着你出道呢。”李帝努不知道这种提前的曝光是好是坏,他还没有做好准备,有些拘谨地理了理帽子,冲她们点点头,便匆匆跑进公司大门。

 

出道生存战准备录制最新一期的时候,社长亲自上阵,先是祝贺他们从那么多练习生中经过层层选拔脱颖而出,练习和测评安排的很密集,大家都辛苦了云云,接着又换上一脸严肃:“但是真的等到出道之后,你们要面对的竞争会比现在的出道战还要大得多。”

“这世上,永远都是人外有人,永远不要觉得自己有多厉害。”社长自己也是最早那批韩流偶像团体成员出身的一员,对十代二十代渴望出道的男孩们心里在想些什么全然有数,也知道怎么去调教他们的脾气,去鼓动他们的激情和爆发力。

他在湖里投下一颗石子,搅得人心动荡,又立马灌下一碗鸡汤:“但也要相信自己真的很棒,舞台上自信很重要。”社长扫视了一眼一个个正襟危坐的年轻人的脸庞,这才表露真正的主题,“下个礼拜,我带你们去S社看看,不仅仅是内部的竞争,更要看看其他练习生的水平到了什么程度,这关系到两个公司之间的较量,你们给我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

 

正式“对战”那天,李帝努一身黑,几位哥哥们也不约而同地穿上了深色系的衣服,远远望去似乎是一群不良少年准备去打群架。这是他们第一次去传闻中花巨资打造的S社新大楼,却无暇观摩被外界传的天花乱坠、处处需要权限的神秘区域。

李帝努和其他人跟在社长身后,被S社的工作人员领着往前走。与M社充满个性色彩的工业风装修不同,S社内部构造以原木色为主色调,更像传统大型企业的低调与简约,让人在走廊上都不敢高声讲话。但与此同时,各个角落又搭配着众多第一眼望去都不知道用途的白色定制高科技产品,赤裸裸地展现着财力。

走廊上整整一长条电子屏循环播放S社出道的偶像团体们最新的MV画面,绚丽的背景色彩和画着精致妆容的近距离人像,给人以巨大的冲击,瞬间就理解了普通人和偶像的差距,明明不存在什么下马威,陌生的环境却让这群少年无端的更加紧张起来。

 

按照综艺的设定,对决无非是歌、舞、RAP各抽一组,都是正统的路数。许是因为S社的练习生们没有将出道竞争放在镜头下任大众评判的压力,他们表现起来更放松,反应也更外放。李帝努跳完他的选定舞蹈,得到响彻整个练习室的掌声和尖叫声,其中还夹杂着几声口哨,他瞥见主位上当裁判的两个公司的社长和几位老师也都微微露出笑容,丝毫不觉得这个气氛被烘托到有些夸张。

他们真自在啊,李帝努想。

评价环节,S社的社长比之自家那位语气要温和的多,似乎习惯性的以鼓励为主。李帝努自然不知道他被称作笑面虎,却因为和M社社长一直以来的私交而习惯了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既提升了综艺节目的可看性,为自家练习生蹭了点关注度,又烘托出了出道战里M社练习生的主角地位,可谓深谙放送之道。

 

直到完成了拍摄份额,剩下了一些随机舞蹈环节和小游戏,大家的表情才更加明媚起来。S社那边有个练习生展现了一段B-BOY,M社这边则是一个跆拳道特技表演,没有像之前歌舞RAP一样指定的同类型对决,现场的气氛更热烈了些,也更随意了些,你来我往间,才觉得个个卧虎藏龙、深藏不露。

 

额外“加赛”是一段现代舞,自家公司派出的是董思成。公司流传着他被星探三番五次上门动员的传奇故事,但因为初来乍到韩语还不是很熟练,日常又有道英哥、悠太哥时刻陪伴左右,李帝努对这个中国小哥哥不是很熟。直到看着他随着自己所不擅长的音乐翩翩起舞,才惊觉原本毫无街舞基础的昀昀哥,在比赛期间以一种令人诧异的速度,靠坚韧和不屈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他看到在座的大家眼中有欣慰、有赞赏、有惊叹,不过最吸引他目光的是坐他对面的一个小孩,头发软软的贴在头上,露出小小的脸,因为注意力高度集中而微张着嘴巴,眼睛里流露出渴望和喜悦。李帝努还记得刚才他和同公司另一个哥哥表演了双人舞,舞蹈里有着缠绵悱恻,还有偶尔流露出来的凶狠,但那股气势在下了舞台的一瞬间就消失匿迹,其实依旧是一个心思单纯的小孩而已。

 

李帝努在他们身上看到了熟悉的热爱,同感于节奏和音符所带来的快乐。

如果是和这些人一起站在舞台上表演的话,好像也不错。他想。

他那因为长期比赛堆积的仿徨在某一瞬间变得豁然开朗,再次萌生出迫不及待想出道的干劲。

如果是这些人的话,舞台应该会变得更有意思一点吧。


评论(4)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