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盐芝士

【诺俊】温差 03

黄仁俊在一周前多了一个新的标签:S社新推出的男子偶像组合Empathy的成员之一。不过他们组合最小后辈的身份也就只维持了这一个星期。今天的歌谣节目,是M社新男团Limitless的出道舞台。

出道综艺拍摄了近半年,后期又准备了一个多月,正式预告放出来,才发现和Empathy就差没几天。

黄仁俊忙着积累舞台经验无暇顾及,粉丝们连带着路人倒是饶有兴趣地吃瓜看戏。

 

S社和M社是南韩娱乐公司的两大巨头,推新人的频率差不多,几乎每一代都能撞上。年末各大颁奖典礼两个公司的组合是battle的主力军,开头先要争一个新人奖,最后再看最佳团体花落谁家,连股票和业绩都能此消彼长轮番做老大。恰逢公司简称连起来充满内涵,一向被大众认为是虐恋情深的典范。不知是不是高层通过气,这次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连出道日子都如此之近,活动期同步率高代百分之七八十。

 

出于采访和综艺需要,话术其实是爱豆们一门很重要的必修课,黄仁俊看着队长李泰容举着GoPro四处逮人聊天,一个人也能对着镜头滔滔不绝,一股敬佩之情油然而生。虽然他韩语还算流利,但和本土偶像比起来总还是缺乏一些适合官方场合表述的技巧,何况作为刚出道的新人,他所说出的每一句话都需要斟酌再三,谨慎发言,倒意外给了粉丝害羞乖巧的印象。

 

李东赫,当然面对着镜头大家还是会叫他楷灿,正被哥哥拉着手舞足蹈地卖力夸赞电视台的舞台布置和现场粉丝的给力应援。他对外就是那种大大咧咧、自身带梗的风格,还没出道就有忙内上天的传闻,虽然按日期来算要比黄仁俊还小上几个月,但队里连带着粉丝都觉得黄仁俊更像是Empathy的忙内。

 

自助饮料贩卖机在走廊的尽头,黄仁俊出来替正在自拍当作后台花絮的哥哥们跑腿。接受队友们的点单后,他捏着硬币走出了待机室,迎面就碰上了正团在转弯处做采访的Limitless。

两个团的成员算是出道前就在综艺里提前有过照面的关系,当初节目意在打造优势互补、良性竞争的氛围,粉丝一面因为同期彼此认证姑且算是基友团,碰到打擂台又毫不客气地当成唯一的对家,充满复杂又真挚的感情。

 

男孩间的友谊来的很快,认识了就是半个朋友,哪怕没有过于深入交流,碰到了自然也会下意识点头问好。只是出道舞台为了抓住记忆点,大家的造型都做得有些夸张,他有些不太敢认人。

 

黄仁俊自己就染了个橘子头,过分显著的颜色吸引了对方的视线,不过Limitless不像自家哥哥们那样小打小闹,专门的摄影师扛着大块头对着脸,似乎在拍什么出道纪录。他怕打扰拍摄,弯着腰试图从人群后方穿过,却被梳着雷鬼辫也依旧清纯的董思成一把捞起来,抓着他的胳膊字正腔圆地叫了声“仁俊。”

比起新人的拘谨,成长环境相对单纯的董思成还未曾受到南韩前后辈严苛关系的约束,行事也更随性洒脱。他来南韩以来,第一次碰到双语流利,沟通全无障碍甚至还能帮他做翻译的同乡,黄仁俊在他心里的地位显著提高。在众人都紧张的出道舞台,再次看到那个能让他准确表露心中想法的小孩,是真的欢喜。

黄仁俊有些措手不及,晕晕乎乎的对着黑框镜面打了声招呼,握起拳头气势十足地喊了声:“Limitless fighting!”几个队员因为董思成和他的互动跟着起哄,斜后方有个低沉却温柔的嗓音在他耳边响起:“Empathy也加油。”

 

新团预录的时间都在凌晨,黄仁俊从取货口拿出一堆咖啡抱在怀里往回走,他不愿意再入境,干脆站在一边看Limitless打闹。也难怪大家都拿两个团作比较,配置实在是太像了,都是五人小团,还有不止一个外国人。中本悠太和金道英作为镜头前的捧哏主力正在Cue队友讲话,李马克依旧一副模范生的样子规规矩矩的接受哥哥们的调戏,董思成韩语不好,脸上挂着露出八颗牙齿的标准笑容在后面当年画娃娃,还有那个刚刚站在他身后挑染着绿色头发的少年安静地站在一边听大家插科打诨。

 

黄仁俊还记得自己对李帝努的第一印象,从头到脚一身黑,连眼睛都被过长的留海遮住了一些,跳起舞来每一个动作都充满了力量,却面无表情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场,像他的名字一样强烈。

不好相处。

他在那时给李帝努下了定论,却发现只是换了个造型,那人整个人的气势都收敛了起来。

 

李东赫从黄仁俊怀里接过饮料分发给大家,随口问了句“怎么去了这么久?”待机室的电视屏幕上正放着一个双人组合的录制画面,是一首抒情曲,这个点差点唱出摇篮曲的效果,黄仁俊抬起头看了眼,把瓶装果汁里的果肉摇匀了再打开:“Limitless在外面采访,我等他们去录制了才回来的。”

 

“哎?M社的那个Limitless吗?李马克在的那个?”看黄仁俊点头,李东赫转头向队长征求意见,“泰容哥我们能去看他们录制吗?就在边上悄悄看一眼。”李东赫自然地把黄仁俊算在内,拉着他一起行动。

歌谣节目预录的待机时间很长,凌晨的时间又有些尴尬,不少偶像也会充当观众去看其他组合的表演保持兴奋状态,李泰容看两个忙内估计是等的久了又不能睡觉,整个人的有点恹恹的,和经纪人说了声,便同意了,“注意安全。”

 

Empathy出道的时候,S社的前辈团还有最后一周的打歌,舞台录制当天台下粉丝熙熙攘攘,有不少是带着家族爱的友情声援,却也让人感受到了S社新生力量来势汹汹。黄仁俊当时因为太紧张了没怎么注意到台下,到了Limitless这才真正了解到粉丝的声嘶力竭,融入其中甚至听不清背景音乐。那是实实在在靠出道生存战积累出来的人气,女孩子们舞动着手幅泫然欲泣,因为偶像一个举手投足便疯狂尖叫。

原来是这样的气氛,黄仁俊看着预录结束后Limitless成员们手拉着手一次次鞠躬,额头上沾着莹莹汗水,喘着气表达谢意,因为离梦想又进了一步而露出笑容,心里充满了感同身受的动容。

 

再在后台相遇,李东赫热情又直白地表达了赞叹。金道英摸了摸他那一头卷发,“楷灿好乖,仁俊也是,比我们这两个臭屁又无趣的小孩可爱多了。”

“哎?”加拿大出身的李马克抓了抓自己的鬓发表达细微的委屈和疑惑,“臭屁是什么意思?”但又隐隐察觉出是个与可爱和乖巧相对的词,“我哪里臭屁了?”

“哦,不是你,你是无趣,臭屁是李帝努?”中本老师在一旁拔刀。

这次又轮到李帝努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他转向金道英这个最初的评价者:“明明刚刚还说我是你最爱的弟弟?!”

黄仁俊被逗得笑起来,他看李帝努转过头来盯着他,不知怎么的充满了勇气开口,“是可爱没错啦。”

嗯,果然从酷炫狂霸的冷面帅哥转换成蘑菇头小孩后就毫无杀伤力。


评论(2)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