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盐芝士

【诺俊】温差 04

打歌的这几周,足够好事路人在论坛里把两个团从人员组成和歌曲风格到团队特长从头到尾对比一番。粉丝发动买砖打歌轰轰烈烈,提前感受年末大战的紧张感。

只是新团Battle再厉害,也比不上一线流量女团的回归。一位排名揭晓的时候,小男生们在舞台后方排排站,对着前辈鼓掌鞠躬表示祝贺。

 

明明不是第一次,李帝努还是被舞台突然喷发的声音吓了一跳,他浑身一个哆嗦,小心的捂了下胸口,又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抬头看反射着星星点点灯光的彩带漫天飞舞,自头顶洋洋洒洒的飘下来。

Empathy站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黄仁俊正在不厌其烦地试图把其中一根彩带挂到Ten的脖子上,因为屡屡失败,李永钦也终于被他折腾的不耐烦,伸手把小孩揽在自己怀里,扣着双手让他不要乱动。被哥哥瞪了一眼的黄仁俊缩成小小一团,鼓起腮帮子卖了个萌,一个转身从禁锢里溜出来,又和一旁的李楷灿打闹去了。

 

黄仁俊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成为了他人眼中的风景,带着孩子气的天真和无忧无虑,伴随着安可舞台青春欢快的曲调,让人也跟着心情愉悦。李帝努长时间的视线追随引来李马克的注意,他搭上李帝努的肩膀冲那边努努嘴:“都是00年的,总感觉他们更小一点。”随后又拍拍身边人的肩,“当然我们Jeno也可爱啦。”老气横秋好像那一岁的年龄差是天大的差距。

 

“哥有他们的联系方式吗?”其他爱豆已经开始退场,黄仁俊和李帝努被哥哥们拎着往下走,李帝努跟在人流后面,头都没有回,出声问李马克。

“哎前几次见面没有问吗?”李马克点点头,他平日里是练习狂魔,不是主动搭讪人的风格,不过之前去S社对决的时候,李楷灿有拉着黄仁俊主动来要kakao号码,他顺从地给了。

 

“之前没什么机会。”

李马克虽然不知道李帝努所说的“机会”是指什么情况,但听出来李帝努和他们大概不想只是交换号码泛泛之交的关系,便斟酌着开口:“我虽然是有,但其实没怎么聊过,也说不上熟。”他扭头看到董思成正和中本悠太勾肩搭背地往前走,向李帝努指了指哥哥们的方向,“你要是想知道Empathy的情况,还不如问昀昀哥来的快,他和仁俊是真的要好。”好到他在宿舍客厅目睹了好几次中本悠太向董思成撒娇的争宠现场。

“昀昀陪我看动漫吧?”

“等等,我正带着仁俊吃鸡呢,等我玩完这一局。”

李帝努显然也想到了那个画面。

他计上心来,忽然觉得靠游戏打入内部似乎是个不错的主意。

 

在去电台行程的路上,李帝努无视中本悠太灼热的视线,占据了董思成身旁的位置,美其名曰要看他玩游戏。董思成算是半个弟控,对这个酷酷的弟弟难得的示好很是受用,因为怕声音外放吵到其他补眠的队员,还大方地分享给他一个耳机。

“Jeno平时玩的守望先锋吧,对这个感兴趣吗?”董思成放低了音量,带着一点点口音的韩语有些好玩,又显得可爱,李帝努忽然有些理解悠太和道英哥平日里总喜欢逗董思成生气飙韩语的行为了。

他顺着哥哥的话点点头,努力辨别手机屏幕里的小人:“仁俊也会和哥哥一起玩吗?”

“啊,他——”董思成其实是个胜负欲很强的人,他打游戏时总是专心致志,但李帝努难得流露出他这个年纪的好奇心,他乐得分出心神回答弟弟的问题,自然没有注意李帝努的问题关键在于黄仁俊而不是游戏。

“仁俊不喜欢玩游戏,只是我叫他的话他会陪我一起。”董思成喜欢和黄仁俊讲话聊天,也是他遇到不懂的韩语的时候第一求助对象,但不得不承认光从游戏来说,黄仁俊可以被纳入“猪队友”的行列,他觉得这么埋汰同胞和韩语小老师有写不厚道,又讲起黄仁俊的好来:“仁俊喜欢画画看星星,是个内心纤细又敏感,温柔懂事的好孩子。”

李帝努因为得知了额外的讯息有些开心,抿起嘴对着董思成露出笑眼,乖巧地让董思成恨不得伸手呼噜那一头柔顺的绿毛。

 

考虑到这是Limitless第一次电台,节目组准备的台本还比较中规中矩,也给了他们宣传新歌和自己组合的机会,颇为照顾新人。

“最近在电视台打歌,有什么感想吗?”电台的主持人之一是S社的前辈徐英浩,来自芝加哥的绅士谈吐得体,待人温和,引导成员们回答一个个问题,经过电波流转的声音更为舒适,好像夜晚江边吹来的和煦的风,很好地映衬着“萌芽与成长”的主题。

问题问的宽泛,队员们从出道的兴奋讲到表演的紧张,还有很多感谢,各个切入点回答的都言之有物,带着新人特有的活力和激情,主持人们都是一副过来人的样子露出欣慰的笑容。

 

“在后台看到了很多平日只能在电视画面里看到的大前辈,觉得很神奇。”徐英浩顺着李帝努的回答往下聊,“Limitless的各位通过自己的努力出道了,你们也很棒啊。”他转过头继续问,“那这么多前辈里,Jeno有想要认识或者想要合作的人吗?”

“合作的话,前辈们都很优秀,都有各自的风格,我觉得都会有不错的火花,不论和谁都是我的荣幸。”大概是受到严格家教的影响,面对这类问题,李帝努回答的成熟又得体,不过他还是想小小地透露自己的私心,“至于认识,虽然已经是认识的关系,但是想和Empathy的仁俊和楷灿更亲近一点。”

 

徐英浩出道的时候,李东赫和黄仁俊还是练习生,黄仁俊更是刚进公司不久,因为听到了自家师弟的名字,徐英浩还有些意外,不过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啊,Jeno和仁俊、楷灿都是00年出生的是吗?”

“嗯,是亲故来着。”只要说到年龄,大家都会觉得理所当然,李帝努有时候自己都屡不清那股对黄仁俊的关注和莫名的渴望,便顺手推舟将这个理由三番五次拿出来当做借口。

“Jeno在队里是忙内吧?碰到同龄人是挺难得的。”众人跟着认同,只有董思成因为李帝努今天密集地提起黄仁俊的名字而为之侧目,却因为困难的外国语言而将心头的那一点疑问压了下去。

 

“那趁着电台的机会,给他们留个讯息吧。”另一个主持人适时插入话题,安排了一个综艺里的常规操作。

李帝努有些紧张地清了清嗓子,贴着话筒轻轻地说:“仁俊尼,楷灿啊,你好啊,我是李帝努。虽然在后台见过面打过招呼,但是我们变得更亲近一点吧,我们可以做朋友吗?”练习生的生活总是枯燥而单调,为了梦想做出的选择,总要放弃一些东西,因而朋友难得。

从放松用的敬语转化成同龄人之间半语,连语调都跟着变得轻快,但过了变声期的低音少年又展露着性格里的稳重和亲和,“在学校里没能实现的友情,在这里一起实现吧。”


评论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