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盐芝士

【诺俊】温差 07

#阻碍更新的不是繁忙的工作,而是每日的预告,刷着刷着就度过了整晚。

 

Empathy二辑回归预录,李帝努带着饮料来电视台探班。离上次见面过去了三个多月,幼齿的蘑菇头变成了露出额头的偏分,短短时日暴风成长,已然是一个翩翩少年。

 

“这杯果茶是你的。”李帝努把独一份的鲜艳色泽递给黄仁俊,小孩模样的人口味也初丁,喝了咖啡会头疼,喜欢酸酸甜甜的饮料。

大概是对预录舞台过于紧张的后遗症,黄仁俊双手捧着饮料特意夸张了表情,超大声地吼了声:“哇,Jeno,撒浪嘿!”

虽然是自己的取向,但看不得黄仁俊嘚瑟的李东赫抿了口自己的咖啡找茬,“哎,差别对待,可怜我只有咖啡等会儿要睡不着咯。”

黄仁俊拉开李帝努冲李东赫吐舌头做鬼脸,小学鸡的战争一触即发。

 

李泰容上前一把揽过真忙内,将苗头扼杀在萌芽状态,拿出哥哥的架势端庄地看向李帝努:“谢谢你啊Jeno,这么晚了还过来看我们。”比起自己团里那几个没个正行的,眼前这个脸上明明是亲切笑容却让李帝努蓦然生出见家长的窘迫感,他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解释:“刚好在附近有拍摄,结束了看还有点时间就过来看看。”

“哥和Ten哥这次的《baby don’t stop》我很喜欢。” 李帝努说的是二辑的一首舞曲,虽然只有李泰容和Ten两个人参与,却是除了主打外第二首有MV的歌。

 

李帝努讲这句话倒不是纯粹的恭维。

Empathy这次的主打是一首偏向抒情的治愈系,几个小男生带着对生命本真的珍惜和探寻,将生活中的小确幸娓娓道来,配合小王子一般的造型,音源和MV一出,在一众强烈的黑泡中杀出血路,以可以和女团比小清新又显然比女团更温柔醇厚的风格,正式进入了普通大众的视野,排行曲线也非常好看。

主打的舞节奏有些舒缓,连RAP也是低吟浅唱的婉转,似乎为了标榜全能和反差,第二支MV里双人限定的歌性感又抓耳,突显两人高度的配合却又各具特色,收获了很多人的喜欢。更为难得的是,整个基调与主打的风格也不显得违和,一张一弛,为大众评判这个组合本身的实力加大了砝码。

 

“仁俊少喝点,小心等会儿又嗓子疼。”李泰容伸出食指点了点他手中的那杯饮料,搂着李东赫转身离开。一旁的Ten因为李帝努的那句话笑着冲他挥了挥手,心情很好的样子。

“你怎么嗓子疼?”

“你在拍什么这么晚?”

两个人对着对方异口同声的发问,见李帝努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黄仁俊不自在的清了清嗓子,“没什么大事啦,就是晚上睡觉吹空调有点着凉。”对上李帝努不赞同的眼神,“这几天要准备回归稍微有一点点累嘛,我会好好保护嗓子的。”说到累的时候还拿手指比划,很小很小的距离,保证真的只是那么一点点。

李帝努拉着他到一边坐下,“不仅仅是嗓子,整个人的状态都要关注才可以啊。”李帝努的眼睛深邃,目光专注,很认真的叮嘱他,“不要生病。”

黄仁俊乖乖点点头。

他自出道舞台打歌结束后,就又过上了宿舍和公司两点一线的生活,除了公司门口的粉丝,偶尔去超市便利店并不会有什么人认出他,加之哥哥们对他的保护,让他和出道时期别无二致,依旧是单纯开朗,努力练习。

李帝努不一样,披星戴月赶行程,镜头前没有给你流露疲惫的机会,某些与新人人气并不相符的资源通告让他提前了解竞争的残酷,虽然没有做的很好,但适时的笑容和必要的冷脸把握的更加到位,只要MC有需要,冷峻和可爱可以在他身上奇妙共存。

如果说原本的蘑菇头和小橘子相得益彰,显露出同龄人的顽皮和活泼,短短时间内,李帝努就收敛了气质,在某些时候比黄仁俊还要像哥哥。

 

Limitless和一个走清纯路线的前辈女团拍了校服广告,配合对方行程先团体再单人,男生们自然留到了最后。明明是最适合的年纪,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偏分露出了额头,整个人的气势变得有些凌冽,穿上校服不笑的话,更像是惹是生非的一方校霸。

黄仁俊直言不讳的评价,盖过了他觉得李帝努真的很帅的本质,让对方平静无波的脸出现了裂痕:“我?不良少年吗?”那个“我”字带着问好一波三折,显然因为从来没有听到过的评价真的感到了诧异。

见身穿花边衬衫打歌服的小少年眯着眼点头,也就察觉是开玩笑,假装愤愤然反驳:“我在学校可是好学生啊。”黄仁俊听闻过他是学霸的传闻,顺口问他,“最喜欢的科目是什么?”不知是否想起了自己在国内短暂的求学生涯。

“数学吧,其他太简单了。”李帝努一本正经的回答,臭屁的模样惹得黄仁俊打了他一下。提起学业的时候,才有点未成年的模样。

 

李帝努呆了没多久,经纪人估摸了时间打算带未成年下班。黄仁俊起身送他,拉着他的手问:“你们也要回归了吗?”有些想念那时常相见,互相窜门的日子。

“才录了一首歌,还有一段时间吧。”在说下去涉及剧透,明明是作为竞争对手的公司,经纪人一脸无奈,对着Empathy这边的团员和工作人员点头示意,拎着马上就要比自己还高的小朋友往停车场走。

 

M台歌谣节目结果发布的时候,李帝努正在公司练习室和大家一起跟着主打的Demo排舞。中场休息金道英打开手机浏览网页,原本瘫在沙发上的身体一个打挺坐起来,“这周的一位是Empathy啊。”

如果是一辑因为是出道标榜着一个开始,队员连带着工作人员在期许的同时也会潜意识告诉自己重在积累经验,对于排名没什么实感。而二辑以后的每一张专辑对于团体来说成绩都至关重要,他们放了很大的期许,连回归日期都经过计算,尽量不与当红的团体相撞,是那么迫切地想拿到一个一位回来。

Limitless围坐一团看他们的领奖舞台,李泰容和郑在玹泪光莹莹,有些哽咽却不失稳重地说着感谢词,几个人互相用力搂着肩膀安慰,黄仁俊缩在边上,清棱棱的用中文补了句“谢谢大家”。安可的音乐响起来,李帝努看着画面里的那个人和李东赫甫一对上视线,原本就泛红的眼眶涌出多情的泪水,是欣喜,是发泄,不知道包含了多少道不尽的辛酸与苦楚,还有暂且达成所愿的如释重负。

 

情感来的太汹涌,黄仁俊唱到自己的部分还破了音,打断了煽情的气氛,还不会好好表情管理的小朋友又哭又笑,一点都没有了往日的俊秀灵动,让李帝努心里扯着泛起了疼,嘴上却说着,“我下次可不要像他那样哭。”董思成捏了捏他的后颈,难得将自己家的忙内揽在怀里。

金道英说:“好啊,等我们拿一位的时候,大家可不要哭了。”

 


评论(4)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