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盐芝士

Lucky 7 CH04

CH04

中午的食堂乌泱泱一片人,黄仁俊拿着餐盘左顾右盼。

“乐乐!”“娜娜!”“仁俊!”

同一张桌子的三个人同时开口,叫出三个不同的名字。

“你们怎么这么晚?”直到三个人都走近了李东赫才放下一直举着打招呼的手。

“C班人多嘛,录单人视频录的久了点。”黄仁俊坐在李马克给他让出来的位置上,冲他甜甜地笑了笑表示谢意。私底下性格有些拘谨的李马克架不住李东赫的自来熟,连日来一起活动倒也算熟悉,这下再碰到第一天有着邻里交情的黄仁俊和罗渽民倒是真的露出欣喜的表情来。

“结果晚上就会出吧?听说不剪辑下午就直接拿给导师们看了。”李帝努接上话题。

“啊,这三天过得可辛苦了,我们有好好练习哦,希望有好结果。”

“哎,刚刚东赫为什么叫你娜娜?”黄仁俊听罗渽民讲话,把刚才的疑惑提出来,想到他们三个人都是同学,直接用了平语。

李东赫一边好奇于黄仁俊流利的韩语,一边也对于这份亲热很受用,甚至连他忽然转换话题提出的问题也觉得很有趣。“因为他姓罗啊,NA JAEMIN”李东赫摇头晃脑重复了几遍,“NANA,娜娜。”

“啊,可爱。”早就饿了的钟辰乐一直埋头苦吃,适时发表了一句评价表示这段韩语对话他也听懂了,惹得其他几个哥哥都笑了起来。

“乐乐,我等你来B班,我可想你了。”已经吃饱了的朴志晟把他特地多打了的鸡腿夹到钟辰乐的盘子里,奶里奶气地对他好不容易盼来的“亲故”说。

“知道啦,我们真的有好好练习,老师夸我们进步可大了,我会和仁俊哥和渽民哥一起到B班的。”钟辰乐总是莫名的开朗又自信,一点也不为节目里激烈的竞争和压抑的气氛所累。

因为对自己的实力和努力都有一定的认识,所以看似孩子气的话说的也很笃定。个人评价结束后,各班人员交替,黄仁俊真的带着罗渽民和钟辰乐升到了李帝努和朴志晟所在的B班,让紧张了一整晚的朴志晟实在忍不住尖叫起来,抱着钟辰乐又蹦又跳,也让其他B班的练习生们再一次感慨,SM真的派了两个小孩子过来,又可爱又单纯,偏偏实力还很强。

导师们的指点言犹在耳,享受舞台吧,你们付出了这么多努力,要把0.1秒都当成1秒那样好好把握,而这1秒镜头也可以改变你的整个比赛生涯。站上音乐打歌舞台的时候,黄仁俊的前面是罗渽民,旁边还有李帝努、钟辰乐和朴志晟,一起奋战的情谊和安全感让他重新展露自信,笑容灿烂。

 

随着节目的推进,Lucky 7的节目组连带着练习生的话题度一直居高不下,各家粉丝Pick了自家小哥哥后更是变着法儿的宣传拉票,结果连带着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腥风血雨。第一阶段的淘汰还没有正式到来,就有几个练习生因为曾经的黑历史被扒而提前出局。上午还在一起练习,下午就听说回宿舍收拾行李,剩下的人在一阵唏嘘之后也只能更加迫切地练习起来。

黄仁俊原本是不关心这些八卦的,奈何他自己也被卷进了非议里,虽然不是什么黑历史,但架上心机人设的头衔,若无反转,按南韩人民偏听偏信的架势,非给你撕下台不可。

起因本是一个粉丝截了节目里黄仁俊寥寥的几个镜头,神奇的发现所有大场景下都有罗渽民,除了入场选座位,还要再加一个钟辰乐,于是感慨三人组的关系真好。只是这感慨还稍微带了点感情色彩的分析,诸如罗渽民从一开始第一眼就选中了黄仁俊,私底下基本全程在一起,钟辰乐韩文不好两人一路帮忙甚至牺牲了自己的休息时间一起熬夜练习,最后结伴从C班升到了B班,希望他们三个能保持美好的友谊最后一起出道。

这份安利传着传着变了味,被不知是其他人的粉丝还是干脆是黑子揪着黄仁俊开始骂。

“罗渽民有颜有实力,在当速滑选手的时候就很有人气,别说什么罗渽民黏着黄仁俊,你怎么不说是黄仁俊黏着罗渽民呢。”

“就是,我们娜娜虽然心地善良人又热情,可不是某些人捆绑销售的对象。”

“人钟辰乐虽然韩语可能确实不是很好,但基本对话还是能听懂的,而且唱歌的语调可以模仿,用不着黄仁俊一个字一个字地纠正吧。”

“谁知道是不是因为看中人家的话题度呢,毕竟SM公司的自带新闻热点哎。”

“粉丝不要用什么三人组感情好来吸引眼球了,明明就是夹带私货想让你家黄仁俊搭着顺风车红一把吧,看看这三个人,就属他最没存在感。”

“就是,前期自我介绍只会装可爱,几期下来有展现实力的时候吗,估计都被剪辑了吧。”

“就是被剪辑了才要找人气高的人啊,说不定还能蹭一点镜头。”

恶评一旦出现,连发色都会成为想要哗众取宠的理由。

眼看局势愈演愈烈,黄仁俊的粉丝耐不住也参与了战斗,有些在努力的辩解,有些因为被炮轰也不免暴躁起来。

“虽然节目正片里没有表演镜头,但黄仁俊个人好歹也是C好吧,本来就是和罗渽民、钟辰乐同一等级的啊,别说的他好像在三个人里面最弱一样。”

“黄仁俊从C到B是导师们评定的,又不是人气或者话题度就能拉上去的,因为这个黑实力是选择性眼瞎吗?”

“这些骂的人真的有去看过他的个人视频吗?实话实说黄仁俊算不上顶尖,但唱歌舞蹈都很均衡的好吧,而且第二次个人评价进步超明显,升上B班也不奇怪,要我说升A都有可能。”

“我就是吃黄仁俊的颜啊,橙红色这种颜色能驾驭住的人能有几个?顶着这个发色还是很青春很活泼,完全元气少年啊。”

“我默默地想说,黄仁俊顶着这个发色站在罗渽民身边也没被比下去哎,我还挺喜欢两个人在一起的画面的,很养眼啊。”

“我是娜娜的粉丝,原贴出来的时候我觉得没有什么问题,娜娜作为个人练习生,在节目能交到好朋友我们也很开心,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彼时因为第二个课题是分组对抗,被选入李马克一组的黄仁俊重新换了宿舍,明明新的曲目练习很累,他却忍不住低头刷起网民的评论。

一直以来,黄仁俊都只是和自己较劲,对于罗渽民、钟辰乐的人气并不感到在意或不平,甚至对于在生放舞台拿到了中心位置的李马克,也因为他突出的实力而感到佩服和喜悦,会因为李马克选了自己作为同一组成员而兴奋,为了匹配组员的实力而拼命的练习。

他们口中那个充满野心和心机的黄仁俊真的是我吗,虽然知道不该受影响,但黄仁俊自己都怀疑起来。就好像小时候,明明他也很努力,却总会有邻居或者同个舞蹈室其他学生的家长说,哦,是董思成的弟弟啊,好像没有哥哥跳的好呢。他们看不到黄仁俊的优点,却只会拿别人的长处作为标准来评价他。

 

“别看了。”李马克走过来一把抽掉了手机,他看着一直低着头的黄仁俊,知道他在难过什么。就连迟钝如他,也在镜头拍不到的地方听到了一些议论。甚至还有人对着黄仁俊当面提起,“清者自清,至少还有关注度,排名也不错啊。”不知道是真心还是假意。

原本鲜艳的橘子头随着黄仁俊每天的出汗和清洗而有些褪色,中间还长出的一些黑色的新发。李马克发现盘坐在床上的人把自己缩成小小的一团,一直拿头顶对着自己,伸出手温柔地揉了揉那片细软的头发。“仁俊啊,不要伤心,不要去关注那些评价,我们都知道你很好,你看大家都是因为喜欢你才和你在一起的,不是你黏着我们,是我们黏着你才对。”

黄仁俊不肯轻易抬头,只是轻轻地应了声“嗯。”也不知道有没有真的听进李马克的话。

“啊,仁俊啊,哭了吗?”李马克一时有些慌张。

“仁俊你可千万不要因为这些乱七八糟的评价哭哦。”原本默默守在一边的李东赫听闻也围了过来。“上次节目播出,马克起床后可是一直都在看你和哥哥通话的片段,看到你想哭觉得可心疼了。”李东赫为了安慰黄仁俊,毫不犹豫的爆出之前同为A班室友的李马克的料。

“我才知道马克和你关系也这么好,说不定他是吃醋帖子里都没提到他呢。”

“哎?我哪有!”李马克害羞地手足无措,忍不住反驳。

“噗嗤……”黄仁俊终于被逗得笑起来,“我才没哭呢。”骨子里的“东北大哥”因子作祟,黄仁俊其实不太想承认自己有时候敏感又多愁善感,他觉得在大家面前流眼泪一点都不酷,哪怕鼻子都泛酸了也不愿意让大家看到自己泛红的眼睛。

 

“你看我第一个就选了你,因为我知道你唱歌跳舞都不错,我们这一组可是最强组合,分组对抗的时候,好好地表现给那些看轻你的人看吧!”

“就是,马克哥一开始估计都没想着选我。”李东赫故作委屈,一直以打趣他们正直的小组队长为乐,“而且今天的练习泰一老师和悠太老师可是都夸奖了你哎,我们仁俊最适合这首歌了,到时候一定会大放异彩的。”

评论(13)

热度(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