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盐芝士

Lucky 7 CH10

CH10

原本是一段被当做历练的经历,甚至一度变成紧张到想要逃避想要快点过去的日子,但逐渐也发现了其中美丽的相遇和累积的幸福。

最后一轮的主题选曲是专业制作人专门为节目打造的四首新歌。

新一轮淘汰过去,黄仁俊的名次又往上涨13名,虽然是巨大的飞跃,但离前七名还是有很大一段距离。到了这个阶段,他似乎不再执着最后的排名,只想做好每一次表演,因而也不显得那么小心翼翼,自然也没有了可能选错的焦虑。

不过他还是在《Go》和《We Young》之间犹豫了会儿,那是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

经过前几期节目的积累,节目组似乎也给他塑造了一个比较友善温和的好形象。

一首是突破个人风格的尝试,一首是保持清新形象的延续,盲选后走进标注了《We Young》的房间,他还是希望以他正恰当的年纪为同龄人发声,在什么年纪做什么事,享受并珍惜成长的过程。

同一组的是李马克和李帝努,原本坐在地上的人看到他走进来都笑着站起来和他击掌。

 

另外还有分别走可爱风和抒情风的两首原创曲,都是由制作人将Demo直接寄到了节目组,确定练习生后再进行完善。在征得制作人的同意后,有想法的练习生甚至被允许改动一些歌词,有几首歌可以重新填写Rap,舞蹈也要再次编排,既定了主题方向明确风格,又能发挥练习生的创作才华和个人特色,一举两得。

因而在练习过程中,经常能听到走廊上呼啦啦一群人跑过去的声音,大概是同一组的制作人来了现场,要抓紧时间交流。

中本悠太陪同着《We Young》的制作人也来过两次,黄仁俊这才知道词曲作家是日本籍的韩裔,聊起了沙滩大海的创作画面,再次演绎起这首歌倒是真有点日本青春动漫的感觉。

 

这一天照旧是练习的日子,其他组的练习生跑过来通知赶紧去一号大教室集合,要中间检查,所有制作人都来了。黄仁俊不紧不慢地跟着大部队涌进同一个场地。

节目录制到现在,原本已经对这些突击检查习以为常,没想到这次还真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看到教室中间的来人,他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幸好一旁的李帝努一把拉住了他,微微皱眉,以为他高强度练习下匆匆赶来而腿软。黄仁俊来不及解释,笑着示意自己没事,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低头往里走。

经过那人的身边,到底还是忍不住瞪大了眼睛瞄了瞄那人的侧脸,被当场抓包,侧着头冲他眨眨眼,眼梢流转出笑意,一如小时候开他玩笑的调皮。

 

直到中间检查结束,摄像师们撤出了房间,黄仁俊也不顾教室角落24小时运转的摄像头,一步上前抓住董思成的胳膊,流露出憋了一上午的惊喜与惊讶,“昀傻,你怎么会在这里?”被介绍的时候还是什么子虚乌有的舞蹈编导,连韩文都讲不好,他默默腹诽,节目组竟然会安排这么一个漏洞百出的角色出来。

董思成听不到黄仁俊肚子里的吐槽,抬起手摸摸几个月没见的弟弟的脑袋,“我算了算你们决赛那天我有演出赶不过来,但是又实在不放心你,所以趁着这次休假过来看你一眼。”

中本悠太自然是听不懂兄弟两的中文,只是挂着微笑站在董思成的身边。没想到董思成一伸手揽住他的肩膀,“我可是托了悠太的后门以他的舞团的名义才过来看你的,不过既然算是编外的编舞,今天会好好指导你们的舞蹈动作的。”说完微微仰起头,假装一副老夫子的做派。

中本悠太看着董思成的表情笑的开怀,夸奖他“Winko的舞真的跳的很好。”

《We Young》的制作人确实也出自同一个舞团没错,但中本悠太骄傲的表情惹得黄仁俊一脸茫然,以为见到了假的中本老师,话说中本老师之前不是走的面无表情性感挂的吗,现在这个人是要和Ten导师抢小甜豆的人设吗,而且“Winko”又是什么鬼,虽然打死都不愿承认但确实是兄控的弟弟本能的生出一股危机感。

 

同样产生危机感的还有李马克和李帝努。黄仁俊正评价董思成平时跳舞老穿些仙风道骨的衣服,如今入乡随俗一派韩式打扮比他还像要出道的男团小鲜肉,董思成白眼一翻伸出食指点了下他的脑袋,“就知道埋汰我。”即使这样也掩盖不住的气韵举手投足都是美。

黄仁俊没有向同组的成员介绍这是自己的亲哥哥,虽然正式指点的画面在节目里可能也就三五分钟,而且对他的投票和排名并不会带来什么影响,但在他看来这开了外挂一般的操作还是低调点好。于是乎,在其他人看来,黄仁俊和温柔小哥哥用中文设立了一道他们进不去的屏障,只能在外面看着两人笑作一团抓心挠肝。

 

李帝努在一边反省,果然还是自满了,竟然觉得中文简单,以后还是要不断的学习。李马克在一边纠结,虽然小哥哥也很可爱没错,可是他和仁俊一直在讲话我要不要上去说我们要练习了啊……

“这个托举动作其实有点难的你们想改吗?”董思成问。

“不用不用,算是舞蹈亮点挺好的。”李帝努和李马克摇头,难得和仁俊的亲密互动怎么可以改。

“哎,原来这里是仁俊啊,你们要不要干脆往上抛高点?”董思成提议。

“好啊好啊,仁俊很轻的。”李马克和李帝努点头,使出浑身力气狠狠地把黄仁俊往上抛起来。

这有两米高了吗?天哪万一站不住头先着地怎么办?我会被摔死吗?原本就会想很多的黄仁俊在滞空期间更是天马流星思绪乱飞。

李马克和李帝努见状连忙伸手在下面接住他,黄仁俊一个腿软,晕晕乎乎地靠在他们身上,却听见罪魁祸首董思成摸着下巴念叨:“嗯,这样不行,还是往前抛吧不然仁俊接不上下一个动作。”。

黄仁俊一脸怨念,虽然我没有恐高症你也不能这么整我啊,你还是我亲哥吗。

 

当然也有正经严肃的时候。因为碧海青天的背景,舞蹈里有很多波浪的动作,董思成一点点地帮他们抠细节,“指尖要绷直,手臂在弯折的时候要让整个动作形成一个连贯的曲线,想象自己就是一阵柔和的波涛,轻轻抚慰着沙滩。”

黄仁俊一边纠正着自己的动作一边帮韩语说的磕磕巴巴的董思成实时翻译。

李马克和李帝努还发现董思成所带来的奇妙效果是让黄仁俊展现出了更为活泼的一面。被问到大家有没有什么想做的动作,黄仁俊兴致勃勃地提议想把整个队形也组成一个浪花,层层叠叠的人浪在镜子里展现出的效果出奇的漂亮。

如果说黄仁俊之前是古灵精怪的小狐狸的话,今天过后简直化身了东北虎。变身魔法即使在董思成离开后依旧延续。一天高强度的练习下来,大家都拖着疲惫的身躯往宿舍走,原本总是累的挂在李帝努身上的黄仁俊一反常态第一个冲进宿舍,守在开关处,在大家都从门口走进来的一瞬间大喊:“照亮世界的人,仁俊”,“啪”的一声打开了灯,留下无语又好笑的一伙人,因为过于“中二”的行为散去了一些困顿。

 

第二天黄仁俊拉着李马克和李帝努去《Go》组“刺探军情”,刚一进门就被眼尖的李东赫发现,拉着弟弟们唱:“想每天给弟弟们买饭——”黄仁俊和李帝努立马意会,瞬间倒戈跟上下一句,“什么时候?”自打上一次主题表演结束,李马克明明让人感同身受又心动的RAP却成了弟弟们永远过不去的一个梗,只好无奈扶额:“总要等比赛结束吧,这里连外卖都送不进来。”

就等着这句话的其他人一边尖叫一边点餐:“我要炸鸡!”“披萨!”“寿司!”

黄仁俊看着李马克一点点变大的惊恐的眼神笑倒在李帝努身上,又被走过来的罗渽民一把拉起。

“我们昨天也有改舞蹈动作,给你们看看最新版本,不要被帅到。”

中间评价的时候黄仁俊就看过《Go》的初步舞台,不愧为自己曾经想选择的歌,呈现出来的效果酷炫地让人想叫欧巴。

黄仁俊潜在的学霸属性适当发挥,在之前听过两次后就学会了重点歌词和动作,随着音乐学着发狠的表情,和他们镜像的做出指尖翻飞的动作,一边嘴角微翘露出叛逆的邪笑,冲着罗渽民唱到“NaNaNaNaNaNa……”

罗渽民有一种被叫着名字调戏的错觉,间奏的时候,黄仁俊和李帝努尖着嗓子,带着一开始不情愿后来也乐在其中的李马克学着粉丝的样子尖叫:“渽民欧巴!”“东赫欧巴!”“辰乐欧巴!”“志晟欧巴!”“撒浪嘿!”

正练习的四个人本是想绷着脸展露帅气的一面,没想到反被一旁观摩的三个人逗乐,最后是钟辰乐先憋不住笑神情扭曲,“噗嗤”一声笑出来,盖过背景音乐,带出一串夹杂着海豚音的笑声。

罗渽民对着难得笑到看不见眼睛的黄仁俊回不过神来。“哇,仁俊,很少见到你这么笑,总感觉你今天不一样了呢。”

“变得更加帅气了吧。”黄仁俊捋了捋刘海开玩笑似的冲罗渽民眨眼,传说中的闪亮的Wink。

“仁俊在我看不到的地方变更加开朗了。”罗渽民拉着他的手撒娇,“要是你也在我们组就好了。”

李帝努和李马克默默微笑揽下功劳,他们可不打算坦白让仁俊变得更加自信的人另有其人。

其实哪里是忽然变了呢,只是因为有要好的伙伴在身边,变得更加有安全感;因为亲人的安慰,放下了单枪匹马闯荡的重担,变得更加游刃有余,开始更加享受这个比赛,享受这个过程而已。


=============

这章本质大概是昀吹……

评论(11)

热度(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