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盐芝士

守护天使(下)

*马俊

* Lucky 7番外一

*可看作独立成篇


梦七的官方站位是年龄最小的朴志晟在中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中间位置的第一眼效应,新专辑的定位把他们全部都打扮成了比实际年龄还要小的孩子,连主打歌都是幼齿向的《泡泡糖》。黄仁俊穿着短袖短裤,嚼着泡泡糖和队员们开始练习表演需要的平衡车。

用黄仁俊的比喻平衡车的练习过程大概就像是练滑冰,摇摇晃晃间彼此搀扶,原本正是一个牵牵小手托托小腰展现队友爱的大好时机,奈何大家各怀心思愣是整出了点他爱他、他爱他的爱恨情仇来。

 

钟辰乐和朴志晟正在角落里面对面手拉手转圈圈,李东赫叫着“志晟啊”朝忙内挺进,硬生生拆散两小无猜,钟辰乐连忙往后撤,没控制好“车速”人往后倒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惹得朴志晟不满地嚷嚷:“呀!东赫哥!”

李东赫有些不好意思地看向被波及的钟辰乐,见他没受伤还坐在地上一个劲的傻乐松了一口气,“对不起啊,辰乐,痛吗?”想要过去扶起他,被从另一头滑过来的罗渽民拦截了下来。罗渽民一把拉起弟弟,拍了拍他的身后发出关怀的低音炮:“有受伤吗?小心些。”钟辰乐发出特色的海豚音连连摆手表示没事,甚至还沉浸在平衡车的乐趣里玩到停不下来。

李东赫这才转过身来拦腰抱住朴志晟,“哎呀我们星星跳的好棒。”

朴志晟被李东赫突如其来的热情和称赞搞得一脸懵,小眼睛盯着李东赫扑棱扑棱眨了两下,福如心至地开口,“啊!守护天使?”

“对啊,我是你的守护天使,星星放心,哥会好好照顾你的。”

完全没想到李东赫会直接承认,回忆里这个哥哥平时还是开玩笑和玩闹比较多,朴志晟又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哎西,故意找我当挡箭牌的吧。”小朋友摇摇头,越分析越觉得有道理,“东赫哥的小心思最多了,不能轻易相信。”

 

李马克正对着镜子一个人尝试蹲下转圈的高难度动作,见忙内们没出什么事,就没停下来继续练习。黄仁俊看他已经满头大汗,从沙发上抱起矿泉水和毛巾朝他滑过去。

大概是怀里有东西没掌握好重心,人已经快到李马克身后平衡车的速度却没有及时刹下来,眼见着就要发生事故,黄仁俊忽然感觉腰上伸出一只手臂,把自己整个人抱住及时从平衡车上揽了下来。黄仁俊惊魂未定,扭头一看身后的人才发觉是李帝努,原本保持着笑眼的他看到黄仁俊转过来的表情,有点无奈地开口,“仁俊也要小心点才可以啊。”

李马克见状也立即停下来从平衡车上下来,接过黄仁俊怀里的水和毛巾,一脸关切,“没事吧?”

确认这边也没问题,李帝努拍拍他的肩膀又慢悠悠地滑走了,留下被朴志晟的一句“守护天使”影响而陷入了混乱的黄仁俊。

刚才的分组练习,也是李帝努主动选择和自己一组,剩下了李马克谁都没选自己单独练习。

“难道Jeno才是自己的‘守护天使’?那马克哥又是为什么?”

 

黄仁俊原本已经认定他和李马克是难得的双箭头,他为自己的猜测暗自欣喜了好久,自从发现李马克对自己的态度有变化后更是越发的留意。

比如眼下李马克正充满男友力地拧开矿泉水的盖子递给黄仁俊示意他喝。

“这是给你拿的,我看你练了好久了要休息会儿。”黄仁俊回过神来,想要推辞。

“没关系,你先喝吧,压压惊。沙发那边还有我可以自己拿。”李马克又把水往前送了送,另一只手拿起毛巾擦汗,“谢谢你啊,仁俊。”

黄仁俊这才接过来对着瓶口小小地抿了几口,他润了润喉咙,放下来伸出手去抠李马克手心的瓶盖,没想到被李马克拽住,反而把自己手里的矿泉水拿回去毫不顾忌地喝了起来。

黄仁俊看着他直接接触瓶口的嘴唇,感受着被他握住的纠缠的手指,脸颊不可抑制地红了起来。

又来了,这种会让人产生错觉的令人心动的举动。

 

新专辑是迷你专,录制的很快。除了主打曲《泡泡糖》的韩文版和中文版,节目里大热的《We Young》和《Go》重新分配了歌词变成了七人版本,甚至大家都很喜欢的《My Page》也得到了授权得以翻唱,唯二的另一首新歌叫《La La Love》,李马克参与了作词。

对于自己作词的歌曲能被选中放进专辑里的才华,黄仁俊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内心的崇拜和钦佩,甚至还有点我欣赏的人就是厉害的自豪感,于是在得知要做这首曲子的新歌介绍的时候,他比小时候背课文还要认真地准备了好久。

 

梦七正式出道后的第一次Showcase举办的很盛大,已经有了粉丝基础,现场的观众密密麻麻一眼望不到头。

“为了寻找使我们内心发光的人而踏上旅途。”黄仁俊对着话筒眉眼弯弯的介绍。

李马克写的词,但他感同身受,意外地很快就背了下来。

他也在寻找那个令他内心发光的人,而且似乎快要找到了。

虽然一板一眼能被人轻易看出背书的痕迹,但是最后没有疏漏很顺利地介绍完了这首歌,黄仁俊还是拍拍自己的胸口深吸了一口气。因为紧张,他不由自主地在高脚凳上转来转去,一眼看到旁边的李马克充满鼓励和赞赏的眼神,好像在说“仁俊啊,做得好。”

他被灯光晃了眼,眼角有些发热,盯着那人柔和的五官慢慢停了下来,似乎要把他的样子深深地印在自己的脑海里。

“是马克做的词啊,那最喜欢的部分是什么呢?”MC走着流程继续话题。

“啊,大概是Rap的部分。”李马克侧过身子,探出脑袋看向另一边的MC,习惯性地抬起手做出Swag的姿势,“你所站的地方,我都会做上无法抹去的标记。”临了加了句“Yo~”

钟辰乐和李东赫跟着接连起哄“Yo!Man~”“嘿,标记!Swag~”

前奏随之响起,“那我们就赶紧来听听这首歌吧。”MC被他们的活力所感染,跟着抬起手中的台本指向观众席,自然又是一阵尖叫。

 

正是闲不住爱玩闹的年纪,不知是谁起的头,大家没有坐着乖乖地听歌,而是大幅度地左右摆动互相挨着肩膀撞来撞去。黄仁俊笑着和李帝努用力撞了下肩膀,往右侧倒去的时候却微微收了力,轻轻地碰了下李马克左肩,脑袋也随之往右倒,明明被贝雷帽压着,鬓角的发丝还是忍不住逃出来调皮地飞舞,不知是拂过了旁人的耳朵还是他的脖子。黄仁俊感觉到李马克倏地瑟缩,然后用力靠过来要把黄仁俊顶回去。

这回他是真的卸了力,任两边的人夹着他摇摇晃晃。

歌曲马上要到刚才李马克所说的最喜欢的部分。台下的粉丝已经有了要大合唱的趋势,所有的视线自然跟着转向了他。黄仁俊这才像是随大流般的找到了理由,光明正大地转过身看李马克。没想到李马克也正转过来,他微微眯起了眼,不知道到舞蹈姿势还是什么即兴发挥,抬起手指着黄仁俊,没有对口型,而是跟着音乐真的把歌词唱出了声,“你所站的地方,我都会做上无法抹去的标记。”

一击即中,直戳心脏。

黄仁俊有一瞬间的慌张,连忙敛起目光错开了视线,怕被台下的那么多人看出自己的异样。

太不对劲了,他想,因为短裤而裸露的膝盖一不小心会触碰到对方,也会激起一阵阵战栗,像电流通过四肢百骸。

黄仁俊想最近大概真的是太过关于李马克了,连带着憧憬的心思什么时候都悄然发生了变化,而自己却没有意识到。

他的内心犹如猫爪在挠,想确认又不敢确认,到底李马克是不是自己的守护天使。

 

这种情况越来越严重。电台互相选择“海外想同住一间房的人”;忽然在节目上被他Cue发言;签售会被他搂着肩膀冲着粉丝打招呼;等着走在最后的自己跟上队伍一起并排走……甚至只是自己在讲话时李马克那专注的目光,都让他觉得心跳越来越不受控制。

黄仁俊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参加每一次活动,粉丝们只当他是紧张,总是安慰他,夸赞他,觉得他腼腆又可爱,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要掩盖住什么,一遍又一遍地告诫自己,都是因为“守护天使”啊,不要想太多。

他自己却也借着“守护天使”的理由更加明目张胆地黏着李马克。

想要依靠的人,想要照顾的人。紧紧抓住你的衣袖,跟随你的脚步;看你规规矩矩一丝不苟地发言,主动接过你的话题;累的时候鼓励你安慰你,为你送毛巾送水。总是做着一些看似是综艺其实饱含私心的关怀举动。

 

新专的活动期终于告一段落,黄仁俊几乎也分不清自己对于李马克和李马克对于自己,到底是因为“守护天使”还是因为真心。

直到最后确认结果的采访,他单独坐在摄像机前,被问道,“你觉得你的守护天使是谁?”

怕透露太多内心的想法,李马克的名字都已经顶到了嘴边,他却故作苦恼地思考了一会儿,开口的瞬间改成了李帝努的名字。

没想到竟然被他歪打正着猜对了。PD告知答案的时候,节目画面里的他瞬间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惊讶的表情被放大,倒是真的完全没有意料到的样子。

还好摄像机上亮着的红点提示他现在依旧在工作,黄仁俊嘴上念叨着“真的吗?我只是觉得有点像,没想到真被我猜对了啊,大发!”表情也及时转成了惊喜、感激又自得,凑上去对着镜头说:“Jeno啊,谢谢你,你照顾的很好,可是被我猜对了哦。”

大概还是不太会演戏,走出采访的小房间,黄仁俊才回过神来,仿佛全身脱了力,虚晃着身体朝另一个演播室走去。其他队员们正聚在一起吃东西闲聊,似乎在互相猜测彼此的关系,又急攘攘地说着之前互相关照的举动来验证“守护天使”的身份。

黄仁俊叫上下一个要接受采访的队员,避开原来官方座位,顺势坐到了最边上,被李东赫一把揽住,“我们仁俊因为猜错伤心了吗,感觉有气无力的呢。猜错了也没关系哦,正说明我们感情好啊,不是守护天使也做的很好。”

黄仁俊也伸出手交错着搭上他的肩膀,对着他笑了笑,“哪有,我才没有伤心。”全程没有去看另一头李马克的反应。

后来的揭秘和颁奖环节他都没放注意力在上面,恍惚中完成了最后的录制。

 

黄仁俊出身于东北,骨子里有着北方汉子的勇敢无畏和执着,他想了一路,觉得扭扭捏捏实在不像是自己,之前是怕一切都是节目要求的综艺效果,现在既然结果都揭晓了,还有什么好再三犹豫的呢。

回到宿舍,他终于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和悸动,找了个借口拉着李马克往天台走。

“马克哥,你不是我的守护天使,那为什么一直对我这么好?”

李马克没想到黄仁俊一上来就是如此干脆利落的一记直球,眼神闪烁,一时有些不知道怎么回应。

“我原本对你不好吗?”毕竟是队长,在大小节目里历练出来的心理素质,他定了定心神,斟酌着开口。

“也不是,只是感觉和《Lucky 7》的时候不一样,似乎出道了以后更加亲密了。”黄仁俊这次就打着要把一切说开的心思,倒也不藏着掖着直接把心里的想法都表达了出来。

李马克看着黄仁俊梗着脖子,明明能看出紧张却还是装作一脸硬气,觉得有些好玩。果然虽然是哥line却一直被当做弟弟的人。

他知道黄仁俊身处异国他乡,追梦不易,不想他一直处于这种不安全感里,到底还是不忍心逗他,慢慢恢复了一脸正色。

“参加《Lucky 7》的时候,我其实还没有了解情况就先不管不顾的来了,真的一个人走进演播大厅看到面前坐着那么多人,才觉得无措。”他回想起当时自己也算是扎眼的造型,虽然大众印象里的Rapper都是无所顾忌甚至有些愤世嫉俗的,但他其实一直很安分,所以对特立独行的造型也不是很习惯,更何况还引来了众人的视线和议论。

“我当时一眼就看到了你,虽然也是很鲜艳看着很突兀的发色,但是一脸纯真。我就在想,你应该很好相处。”李马克没有说出口的是,凭借他动物般的直觉,他觉得黄仁俊和他应该是一类人,用保护色掩盖自己的无害。

“但是竞争毕竟是残酷的,我并不能凭我的一己之力就保证能和你同进退。”

“练习生们来来往往这么多,很多刚刚结交的朋友,下一场可能就看不到了。”

“虽然哪怕淘汰了也依旧是朋友,但在比赛的过程里还是会觉得很受伤。”

黄仁俊听李马克絮絮叨叨地回忆,夜间微凉的风吹过来,带走了身上的黏腻。

 

他想他有点明白李马克的意思。比赛之前,他们都是来自小公司的练习生独苗,没有可以仰仗的大树,没有可以相互扶持的同伴,只能靠自己在千军万马里战战兢兢小心地过着独木桥,可以释放善意,却不敢全然的交付真心。

更何况黄仁俊和李马克一开始就不在同一班,想交流也只能私底下抽时间小聚,但练习都来不及,哪来这么多时间呢,鞭长莫及,只能放在心上默默地为对方加油。

“我很高兴你一点一点地向梦想靠近。”李马克总是真诚地鼓励他,相信他,说在追梦的道路前方等着黄仁俊也不为过。

李马克告诉他只要加倍练习,一定会有好结果的。尽管那时候谁也不能确定最后自己能不能出道,但总还是会为了同一个梦想而努力。

“我看着你的排名一点一点上来,就越来越坚定我们的未来会更加靠近。”李马克微微颔首,舒展开眉头看着黄仁俊的眼睛,“感觉到自己的愿望在慢慢实现,想要出道,想要和你一起出道。”

 

黄仁俊很少看到李马克在舞台之外的场合流露出这种热烈的眼神,迸发着火星,能真切的感受到炙热的温度。

“我很感谢官方站位,每一次你都在我触手可及的地方。”虽然黄仁俊有期盼过李马克能回应他的情感,但当他意识到接下来似乎是告白的时候,原本气势汹汹打算质问的人一秒钟偃旗息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泛起一片红霞,甚至在天台昏暗的灯光下都能看出连带着脖子手臂红了个遍。

“我甚至很庆幸你是我的守护天使。”李马克两只手握住了黄仁俊的肩膀,“哪怕你是因为守护天使的关系对我那么好,我也可以理所应当的回应你,反过来照顾你。”

“毕竟就算不是你主动想对我好,我也可以说是因为感谢你,想回报你所以才做的这些。”黄仁俊没想到李马克也是如此不自信地要给自己找个借口,慌张的抬起头来想告诉他不是的,一切都是出于真心。

李马克靠的更近了,黄仁俊似乎能感受到他呼出的气息,脸上的热度一直消不下去,让他变得有些像涨红了的可口的西瓜。

“所以你呢?只是因为是我的守护天使才对我这么好的吗?”李马克终于还是问了出来。

“当然不是啊。”黄仁俊有些不管不顾地反驳。

但实在是免不了羞赧,他觉得进度有些超出他的想象,在李马克灼灼的目光里低下头,红着耳尖呢喃了一句。

“不是啊,是因为我喜欢你。”




============

不知道为什么一直说有敏感词发不出来,试了N遍分段检测又都是可以发出来的,结果到最后都没找到这个词,不想走外链只能这样分段发了,造成了不好的阅读体验真是抱歉。

另外,虽然可能大家不关心,但是要说下设定中的守护天使顺序是

诺→俊→马→娜→乐→灿→星→诺


评论(4)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