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盐芝士

最爱的成员

#原本设定三角,但是不忍心

#现实向矫情的过度解读

#一发完

 

(1)

“粉丝们都说你是个重度兄控。”

资深窥屏艺术家锟哥在微博上刷完BoB拍摄花絮公开情况后如是说。

“啊?我明明哪个哥哥都不黏。”

采访的时候被问到类似问题的黄仁俊企图维持自己东北大哥的人设。

“昀昀哥的哥哥。”

钟辰乐一边和朴志晟闹着发出海豚音一边分神插入中文交流区。

莫名吸引了其他所有能听懂“昀昀”和“哥哥”两个中文单词的韩国成员的视线。

“啊,昀昀哥是好哥哥。”

黄仁俊面对视频留下的证据反省了自己一有机会就会往董思成身边靠的“兄控”事实,略带心虚的应和了一句。

不过这位哥哥也总是要人照顾的样子。他在心里暗自吐槽。

往往敢想不敢说的话就是内心深处的渴望。黄仁俊自己可能都没有发觉他潜意识里做出的倾向性选择。

在他的定位还是纯洁少年的时候,他也曾希望有人能无微不至的关心他、照顾他。

 

(2)

7个姐姐为他营造了一个“母爱泛滥”的成长环境,养成了他又皮又虎又纤细敏感的性子。在与人为善的本能外,是他对自己严格要求磨砺出的自信感。

但这种自信感在初进公司的时候就遭到了沉重打击。

先遑论之前就料想到的在舞蹈和声乐方面与天赋型人才的差异。甚至连为了梦想而先行练就的双语技能,也因表现突出被当做理所当然,在发言练习时,成为了被重点纠正的对象。

有时候不小心说错一个词,得到的不是善意的微笑而是皱眉的表情。

哪怕是无意的,比直接表露责备的话语更能刺痛他的心。还有一种在异乡打拼的委屈感。

明明还只是15岁的小朋友而已。

黄仁俊和其他亟待渴望被认同为大人的同龄人不一样,很享受自己在每个年龄段慢慢成长的过程,所以很多时候并不会刻意隐藏自己的想法,那些可爱的、幼稚的、甚至中二的行为,在他看来都是一种经历。

但在一举一动都暗含竞争的氛围里,他的自然流露似乎得不到更多的共鸣和包容,他知道肯定有认同他和他一样的练习生,可惜短暂的时光不能让他轻易地辨别出同伴,只能固守自己的一方天地,挣扎在一个个野心昭昭震慑四方的低气压里,拼命的练习。

你看,又是一个面无表情杀气外露的练习生。被带进新的练习室做介绍的时候,黄仁俊在刘海的掩盖下快速瞄了一圈站成一排的人,有微笑有好奇有无所谓,靠比肩幼兽的直觉分辨想接近的人和避之不及的人。

叫李帝努吗?反正他已经是出道预备队的,应该不会分在同一组,最好以后都不要见了。

滑铁卢式的认人技巧和一语成谶的FLAG。

 

(3)

127的哥哥们在电台被问卷除了自己之外最爱的成员,因为某几位没搞清范围而得出了18人里的答案,反倒在下了节目后引起了所有人的好奇心,在私下各种互动里被有意无意的提问着。

每个成员都看似无所谓实质暗自期待的等着成为某一位成员的唯一,后来又分化为最爱的哥哥和弟弟,到底是想再缩小一片范围给自己多一点被选择的可能。

“锟哥,那你最爱的成员是谁?”黄仁俊问。

一个问题瞬间让钱锟成为了在场所有人的焦点。

不能忽视某几个弟弟亮晶晶的眼神,钱锟想起中国某个神秘网站上刷屏的“哥不疼弟不爱”,笑着摇了摇头,“那就Lucas吧。”

惊得原本在沙发上把自己摊成了“大”字的港仔一个鲤鱼打挺,“ME?!OMG!哈哈哈哈哈哈哈锟哥撒浪嘿!”

被钟爱的董思成,和昀傻互选的令人钦佩的Mark Lee、靠人格魅力折服在炫哥的辰乐,还有道英哥永远的李帝努。

已经出现的答案里大多和自己也很熟悉,黄仁俊想着和自己亲近的几个人,思考着自己的One Pick。

或者会有谁选自己吗?

 

(4)

“仁俊呢?”陪渽民外出回来的李帝努把打包的炸鸡放在客厅,到自己的房间寻找室友未果,向因香味围坐在一起的忙内们发问。

准备上手蹂躏弟弟的罗渽民顺着他的话表示疑惑。

“啊,仁俊哥好像又去天台看星星了。”朴志晟把手里的鸡腿递给搂着他的罗渽民,身旁的人摇摇头,“我和JENO刚吃饱了回来的,你们吃吧。”他便不再客气,试图把鸡腿整个塞进嘴里,口齿不清的回答他哥的问题。

钟辰乐心无旁骛的大快朵颐,不带灵魂的点头表示忙内说的对。

“啊——”李帝努若有所思,“那我去问问他要不要下来吃点炸鸡。”

“仁俊是真的很喜欢看星星啊。”

虽然缺席了一年半的活动,但时刻关注着队友的罗渽民不止一次地听说黄仁俊喜欢上天台看星星,回来后第一次碰到实况,来了兴趣,“要不我去吧,我可以陪仁俊一起看。”

罗渽民的最后一句话似乎触动了李帝努的神经。

黄仁俊邀请过他们好多次,也被拒绝了好多次。

李帝努想起在童心dream的电台,两人甚至拉钩做了约定,最后因为行程晚归依旧没有成行。

记忆里仁俊当时的语气和表情都已经模糊了,是不是满怀期待的呢?讲出来的话倒依旧是温温柔柔不带一丝强迫的,“JENO啊,我们还去天台吗?”李帝努却理所当然地觉得仁俊和自己一样应该会因为一天的行程而感到疲惫,回答他“太晚了,今天赶行程有点累,要不下次吧。”

“啊,好吧,那早点休息。”

他自然没有注意黄仁俊一闪而过的失望,现在想起来却觉得,哪怕当时自己是出于好意,但按自己的想法到底还是忽略了少年的渴望。

以至于从什么时候起,黄仁俊不再邀约,和队友们提一句就自己默默离开了。

反倒是难得来一次梦队宿舍的董思成,放弃了手机游戏组队,一脸纵容地被黄仁俊兴致勃勃地拉着直接往天台走,到半夜127的哥哥们在群里呼唤着才在仁俊恋恋不舍的神情中离开。

所以这孩子是多么真切希望有人陪着啊。

虽然口头上说着“是真的依赖马克哥,因为是梦队的大哥,想要被照顾。”在马克和楷灿因为127的活动长期不在一起的生活里,还是默默地承担起大哥的责任,从而也会牺牲掉自己的需求。

李帝努作为室友为自己的迟钝生出的一丝懊悔。

“还是我去吧,答应了的事哪怕晚了也要做到的。”

“嗯?答应了什么?”罗渽民看着忽然正色的竹马,最近经常会有这种无力感,明明自己很努力弥补,其他成员也有特别的关照,但时间缺口造成对一些梗和默契的难以理解,自己在这种时候只能置身事外。

不过眼下,两个忙内也一脸的茫然。

留下不明所以的三个人,李帝努去冰箱拿了一听可乐,一罐草莓牛奶。

他本就没想黄仁俊会一叫就下来。

 

(5)

“阴天能看到星星吗?”静谧夜空下忽然的发问让黄仁俊转过头来,没有被发出的声响吓到,反倒因为看清来的人是李帝努而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冷饮冒出的水汽沾满了掌心,李帝努坐到黄仁俊边上,把草莓牛奶塞进他的手里。湿漉漉的触感似乎引起了小小的不适,黄仁俊瑟缩了一下,到底把饮料牢牢握住。

“Jeno啊,你怎么来了?”

“爽约太多次了,不符合我正直的形象。”前后没有必然因果关系的回答,得到了黄仁俊“切”的一声回应。

现代化的发展伴随华灯赶跑了城市上空的绝大多数星星。李帝努在最初两人还不是特别熟悉的时候出于礼貌和好奇陪着黄仁俊上来过一次,NO JAM和跨国思维之间找不到恰当的笑点,谈过于真挚地话题似乎又交浅言深,只此一次兴味索然,没有说出口的疑问是到底哪里吸引了黄仁俊一次又一次地爬上来仰望星空。

时间久了才发觉黄仁俊是在深邃而广袤的世界里探寻自己的内心,获得安定的力量和沉稳的勇气。

黄仁俊一如房间里安静。

而作为室友的李帝努自然是已经习惯了这种安静。

李帝努不免比较起winwin哥和仁俊那天超长时间的“失踪”,两个人会讲点什么,又或者是像现在这样,仰着头对着一点点朦胧的光亮发呆。经过思考沉淀下来的精神馈赠,似乎是现在这个年龄的自己所不能给予的厚重感。

屋顶露天生长的绿植在微风里沙沙作响,带动着春天萌发的生命的香气在黑暗里跳舞,零星霓虹的光线也随着缝隙断断续续地闪烁起来。

“你最近有什么烦心事吗?”

“你有想过换室友吗?”

同时开口的瞬间,想当一回知心哥哥却觉得自己不怎么会聊天,想了半天干巴巴问出这一句的李帝努却因为黄仁俊转过来的真挚表情而诧异的几乎跳起来。

“哎?!为什么?!!”

 “我,我们,好歹是一起搭模型的过硬交情。”李帝努被冲击地说不出话来,思维断片完全想不到任何理由,“我以后也会陪你看星星的……还有我哪里做的不好你可以直接告诉我,不要委屈了自己。”他急切地拉住黄仁俊的手臂,“你为什么不想和我一起住了啊?” 

黄仁俊对于李帝努委屈到差点哭出来的反应有些哭笑不得。

“不是这个意思,你没有做的不好。我以为你更想和渽民一间。”他把抓着自己手腕的手抓下来,十指交握虚虚地扣着。

原本黄仁俊是不习惯这么亲密的动作的,但是真正成为几乎24小时吃住一起的团队成员后,体验了南韩小男生之间各种黏糊糊的举动,一种热爱和信任的直白表达,所以也逐渐适应了起来,或许比他昀昀哥更适应。

“啊?!”李帝努越发的反应不过来,只差震惊三连。

 

(6)

“Jeno和渽民一组拍摄吧,放松点聊聊天,正片用不上的地方当花絮也可以。”

“渽民哥和Jeno哥先去公司了,说想要再熟悉一下We Young的舞蹈。”

“帝努和渽民去药店了,不是腰,就是买点普通的感冒药。”

……

黄仁俊明明是怜惜罗渽民的,虽然渽民可能并不需要这种感情。

他也会下意识地去帮忙,但面对默契加成的李帝努却找不到什么机会。反倒是渽民早早买好了礼物,“仁俊啊,谢谢你之前总是来看我。我买的是情侣的,你要记得带哦。”一金一银的情侣手镯,在队内队外都掀起了一阵波澜。

“我从以前开始,一直都很喜欢仁俊尼。”依旧是南韩小男生甜腻腻的直球式告白,让黄仁俊有些招架不住的心动,在扑通扑通的心跳声里,有什么想抓却抓不住的思绪一闪而过。

想要找的人总是找不到,次数多了,总免不了想东想西。

“渽民他,没有表面上那样不在意。”身体上的伤痛本就折磨人的精神,更何况还有原本已经触碰到,却再次流逝变得缥缈的梦想。

黄仁俊摸着自己手上的手镯。“我本来以为他是说说的而已,忘记过几次,发现他真的会失落。”手镯承载着罗渽民被认同的寄托,时刻戴在手上,就好像时刻记挂着自己的安全感。

“我说过的吧,第一次见面就很热情的迎接我,主动打招呼的就是渽民。”黄仁俊回忆起当时那个灿烂的笑容,“和你简直就是两个极端。”他睥睨旁人,惹得一声轻笑,李帝努也很有自知之明地摸了摸下巴。

“他原本就是很开朗的人。即使一个人放空的时候也总是带着笑意。”黄仁俊停顿了一下,“可是现在不一样了……”

“很多粉丝说这是渽民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悄悄成长了,我却不知道这到底是好是坏。”

“我……”黄仁俊又停了下来,似乎纠结于接下来要说的话,有点难以启齿。

“你们从同期到同桌到同队,一直都在一起,彼此都是独一无二。渽民回去养伤的那段时间,我霸占了他的好朋友,而现在他回来了,你也应该……”

“啊!你!”李帝努听黄仁俊断断续续地讲着,终于从疑惑中反应过来,看他依旧斟酌着别扭着,忍不住打断了他要说出口的话,“你这小脑瓜里面到底在想点什么!”

“我也知道渽民回来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所以有什么事我都乐意陪着他。”李帝努因为黄仁俊莫名的“谦让”而有点生气,“但是这和你又有什么关系,我和你关系好是我和你之间的事。”他强硬起来,”你对自己的定位只是渽民不在所以临时占据他的位置和我交朋友吗?现在要把我还给他吗?我和你之间没有另外的感情吗?”

越分析越怀疑黄仁俊就是这个意思,李帝努头脑发热一下子站了起来,吓得黄仁俊连忙抓着他的手不让他走。

“不是的不是的,我也喜欢你。”南韩务工者觉得韩语真的好难,但在着急时总是会抓住重点很顺利的讲出来。

 

(7)

人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

越是不想去接触的人或事,往往越是能吸引你的注意力。

尤其是“迫不得已”组成一个团体后,李帝努初印象和现实性格的巨大的反差吸引着黄仁俊一直追随他的身影。

跳舞的时候很有气场,行云流水,翩若惊鸿,笑起来又只剩笑眼,融化一脸冰雪。虽然被大家调侃“NO JAM”,却也意味着认真和可靠,传达公司要求的时候,练习舞台动作的时候,都一丝不苟地当好自己的角色帮助完成任务。

真心而诚恳地夸赞仁俊的画,知道仁俊会赖床自己先起来算好洗漱时间再贴心地叫人起来,本身胃口不大又饱受正畸困扰时刻关注仁俊吃饭的情况,分享自己热爱的高达模型,认可仁俊韩语能力的同时依旧照顾他熟悉当下的措辞习惯和更准确的表达……

彼时黄仁俊已经不再像对Mark一样直接的对外表露依赖,但在什么时候,李帝努成为了实质性陪伴在他身边的人,他下意识会寻觅的对象。

出道后的竞争比练习生时期还要激烈,没有了中国哥哥们的庇护,他还要关照几乎还不会韩语的钟辰乐,短短时间里他告诉自己要从“纯洁少年”转变为“东北大哥”,逐渐懂得隐藏软弱和不安,也就错过了某些萧然滋生的情感的触动。

直到不知什么时候兴起的,大家或玩笑或真挚地询问最爱的成员。

有些是综艺效果,有些是费了心思的全面关照,自然有些是真情实感。

不止一个成员评价过他有点敏感,想法很多。

所以他真心的苦恼过这个问题。

黄仁俊的脑袋里有一团毛线,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可以纠结这么久。

有时候他自己都觉得是不是太矫情了,却没有办法洒脱。

像昀昀哥一样就好了。他很少在董思成面前叫哥,心底却很佩服,从容又天真,知世故而不世故。

最爱的哥哥应该是董思成,最爱的弟弟是朴志晟。这两个也是很让人信服的大众选择。如果有人来问他,他就这么回答,他想。

至于最爱的成员……

他理了很久,在那团毛线里找到了一个线头。

他在待机时的镜子里望见那个人勾肩搭背摆着造型合影,含着薯片嘟囔着挣扎,“快快块,薯片要碎了……”舌尖抵着牙齿,把没有说出口的一个名字咽了下去。

矫正过的虎牙依旧凌厉,不小心刺到舌尖,痛意直达心脏。

 

(8)

“李帝努,你最爱的成员是谁?”

黄仁俊早就想这么问,却一次次在说出口的瞬间退缩了下来。

他怕得到的不是心里期盼的,而是眼睛看到的那个答案。

更何况,他现在已经习惯了起床后把手镯戴上,不单单是回应罗渽民的情谊,更是一种自我提醒,提醒着娜娜一片真心,你却企图将他的竹马变成自己的唯一。

他渐渐地不再执念于是否能成为某个人最爱的成员。放弃了欲盖弥彰的自我安慰,成为维系着团队的纽带,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想要努力成为一个独立的、自由的、强大的个体,对待事物不偏颇,舒适地成长。

他在自我开解中撇下了他的室友,走向了另一个方向。

却不曾料想李帝努在今晚及时的为他的思绪踩下了刹车。

“我们是什么三角关系吗?!”李帝努自然是听到了黄仁俊的话,为了不减气势红着耳朵继续讨伐。

“我和Mark哥一样,最讨厌做选择题了。但是,你和渽民不是在同一道题里的不同选项啊,为什么你会觉得我和他多在一块儿就是要离开你呢?”

“难道觉得自己是替代品吗?真的太缺乏自信了!”

“你感受不到我喜欢你吗?”

李帝努带着十代的横冲直撞和口无遮拦,让黄仁俊一会儿脸红一会儿震惊一会儿只觉得好笑。

“有多喜欢?比高达还喜欢吗?”

“你以为都是你吗?虽然喜欢你可是我还是更喜欢姆明哦!”李帝努学着黄仁俊的语气,快两年了依旧印象深刻,咬着牙复述。

他们还太小了,小到可以一片赤诚地把喜欢说出口,但还不能表露掩盖在喜欢下的朦胧爱意。

 

(9)

“要和我一起睡吗,我可以勉为其难让你抱着睡。”

“你给我走开,我有姆明干嘛要抱着你。”

“啊,真是的,毕竟我是人啊。”李帝努无语。

“今天你关灯吧,我睡了。”黄仁俊扯过被子盖过头。

李帝努无奈地走过来按下开关,在月色里描绘着床上隆起的轮廓,轻轻拍了拍被子下的脑袋,“好了不闹你了,把头伸出来吧,对呼吸不好。”

黄仁俊乖乖探出脑袋,依旧闭着眼睛,只是被子下的嘴角微微翘了起来。

其实已经变了啊,比起姆明更喜欢你。

 

(10)

你是NCT不可或缺的一块拼图。

你是我们独一无二的礼物。

你是我心底可爱又活泼的小老虎,小心而温柔地嗅着沾染着晨露的蔷薇花。

 

 


评论(22)

热度(605)